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 正文 748 见货
    小董在茶桌四周,一等就是半个钟头,随后众人移步餐厅,用完晚餐,张国宾几乎没有再跟小董寒喧,吃完饭就乘车离开酒店。

    柳文彦站在酒店门口,见到平治车队离开,脸上也不住苦笑道:“董秘书,就算张先生再有爱国心,报国志,也不能这样啊。”

    他回过头看着董秘书的脸:“一分钱都不带,就要别个帮你出几千万美金去买赌船,好家伙,这回是得罪死张先生了。”

    小董揣着文件夹,长叹口气:“柳主任,张先生在你眼里,就是这样见小利,而忘大义的人吗?”

    “呵呵。”柳文彦扶扶眼镜,也懒得跟死老筋争,出声讲道:“张先生是一个商人,一个优秀的商人。”

    “这样。”

    小董点点头,表示理解,致歉道:“对唔住,是我多想了。”他心里却有主意。

    夜晚。九点余。

    小董换了一套新西装,拿着文件夹,乘车来到浅水湾的豪宅拜访,通过警卫室的确认,在两位保镖带领下进入房间。

    且见张先生独自一个人坐在大沙发上,一手搭着扶手,一手叼着雪茄,悠悠吐气:“这一次要是还没有带钱来。”

    “我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

    东莞苗拉开客厅的窗帘,打开玻璃门,海风呼啸而进,吹着来人脸庞冰冷,室内生寒。

    李成豪站在酒柜旁边,开起一瓶红酒,动作缓慢的倒进醒酒器里,动作流畅连贯优雅,配上其壮硕高大的身材,白色西装,另有一类霸道。

    他把醒酒器放在鼻尖轻嗅,眼里露出满意的神情,回头看向门口内地仔,满嘴不屑的说道:“内地仔,不管你代表谁,都应该知道世界上没有谁是最大的。”

    “你要考虑清楚,自己站在哪里,我们又是谁!”

    小董微微颔首,表情郑重,心底却没有一丝惧怕,出声道:“张先生把交谈的时间留到现在,必然还是对这次交易有所想法。”

    “不可否认,我们确实很难在项目成交前,拿出足够的外汇,但是,张先生需要的话,我们有一些资产可以交换给张先生。”

    张国宾表情不变,接过兄弟递来的酒杯,努努首,阿豪又把酒杯递给小董:“你们可以经商吗?”

    “有一些产业,算是国企性质。”这是以前屯田制留下来的遗产,具体不能说太明,但在十年后,资产全部都将充公。

    世人皆知,行伍不可经商,有益军力发展,有益国家建设,可世界上能够做到不许经商的国家及地区太少太少。

    因为,有了枪杆子,总想握住钱袋子,而且官方钱袋子不可能永远够用,但凡不够用的时候就会想到开放钱口子,或是制造,或是种田,或是挖矿,而口子一开就很难收回来,于是世界上经商的行伍成为多数,其中不乏官府被行伍推翻的事件,华夏在行伍方面确实有独到之处,某些方面是天下翘楚。

    张国宾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也不深究,点点头道:“算是有一点诚意了,继续说。”

    柳文彦作为中间人,却还是府衙里面的办事人,跟行伍是两条路线,有些事情行伍的人不便在餐桌上讲。

    小董则举着酒杯,上前两步:“张先生是有报国心的人,若是做成这件事情,功在千秋,利在当代。”

    “国际贸易方面,将会有我方保驾护航,国内的生意,凡有涉猎,都可通行方便,另外,我方愿出两倍的价格,在张先生手中购入母舰。”

    张国宾眼神望向他,来了兴趣:“你们也不是很穷嘛,为什么刚刚在桌上不说?”

    “我们怕张先生不买帐。”小董也有些羞赫:“张先生是北美华侨,做生意只重美金,在国内道投资也是海外资金,在外汇系统内可以自由兑换,而我们拿不出外汇,只能用国内的固定资产兑换。”

    “我

    明白了。”

    “这批资产变现后的钱,受到外汇管制,是不能够带出海外的。”张国宾非常理解,以前他用外汇在内地投资,爱什么时候带出国,什么时候就可以带出国。

    因为,他跟国内是合则两利的商业伙伴,等于是一个出钱,一个出地,争取把市场搞起来。

    做大了,有蛋糕,一起食!

    而直接接手内地的资产,在内地进行商业化,钱就不能随时带出国内,否则就是掠夺国民血汗。

    有道是内地赚钱内地花。

    把钱锁在内地,不管怎么消费,总归是在内地市场转。

    小董却害怕华侨商人不答应,急忙争取道:“在国内的钱也很有用,将来能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多,钱会越来越值钱的。”

    钱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能买到东西的钱,才是好钱,在全世界买东西的钱,才是一等钱。

    在一个地区买东西的钱,就是二等钱了。主要看地区市场里有什么。

    张国宾也解释什么,举起一根手指,出声道:“多加一倍!”“没问题!”

    小董答应的非常爽快。

    爽快到张国宾都有些后悔,好在张国宾也是商海沉浮多年的大鳄,面不改色的举起酒杯,走到前方:“董秘书,唔好意思,我阿宾也不是一个锱铢必较,见利忘义的人,但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几千万美金的案子,你分钱订金都不想付,未免有一些太过份了。”

    小董表情抱赫,鞠躬道:“张先生,我明白,您能答应合作,我已经非常开心了。”

    张国宾点点头:“而且这个案子的风险非常大,首先我要出全部资金,其次,还要避免被FBI调查,最后,还要保证把船成功送到领海内。”

    “黑海离南海两千多公里,途经多个境外港口,四周遍布美军基地,一个不留神就要船毁人亡,到时候别说赔偿我的损失,想必贵部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订单。”

    “我用一个白身份,做黑生意,要是一分钱都不赚钱,那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夜壶还是奴才?”

    小董心脏狂跳不止,第一次体会到江湖大佬的威势,竟丝毫不弱头顶上司。“谢谢张先生。”

    小董把腰弯得更低:“只要事情能办成,绝对不会忘记张先生的情义,这件事情不是有钱就能办成的,付钱更是理所当然,三倍的价格绝对不贵,甚至是低了。”

    “我离营前长官就说了,要是母舰能够开进连城港,将来必请张先生到舰上一览,以观山海。”

    “哈哈哈。”

    张国宾豪气干云地大笑出声:“干杯!”“敬张先生。”

    张国宾举杯大口饮下,饮完酒又坐回沙发上,气质沉稳的说道:“你同乌方是不是已经有私下协议了?”

    “否则,就算有我作代理商,也不至于如此笃定,可以把瓦格格给拍过来。”小董松出口气,露出笑容,自信的道:“张先生猜的很准,我方确实趁着乌方急着恢复经济,答应进行一批援建,给予一批物资和适量的天然气订单。”

    “乌方开出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可以卖船,但必须拆除动力系统,雷达系统,武器系统。”

    “我方经过慎重考虑,答应此事。毕竟,留着动力、武器系统的母舰价格昂贵,会吸引世界各国竞价,不一定能落到我方手里,可一旦拆除相关系统后,母舰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堆空壳废铁,就算有人想买也不会出高价。”

    国际上“拿来主义”盛行,能买就绝对不造,毕竟,制造需要人才、需要大投资,需要生产线,买货却只要出钱就好,母舰空壳在“拿来主义”国家里是没有半点价值的,他们宁愿给大国交“保护费”,也懒得研究自主建造。

    这个空壳的价值就于研究建造。理是这个理。

    张国宾却松出口气:“那就好。”

    他只担心母舰价格太贵,直接导致义海集团破产。

    毕竟,有完整系统的母舰起价都得过亿美金,拍一拍就得上几亿美金,几亿美金的现金砸进去,要是几年没发回来,引起的连锁反应堪称恐怖。

    义海集团在香江估计得抛售不少资产,一直以来的上升势头也会被打落,历史上帮国内代购的娱乐公司老板,著名富豪就几近破产,若非华夏银行贷款几千万华币帮助渡过难关,其公司早就倒闭了。

    可见那位老板也就是一个代购商,背后也是有人撑腰的,所谓的捐赠给国家也就是走个流程。

    拆掉系统的空壳顶多就几千万美金,就算沉淀个三五年,也一样不会影响到义海发展。

    何况,内地和乌方私下联络完毕,想要的利益大概已经拿到手,就不会想着在他身上捞钱了。

    小董见事情谈拢,心情也畅快一些,正打算拱手告辞。

    张国宾忽然又开口:“张秘书,要是能够把拆下来的动力系统,武器系统一起带回国呢?”

    “嗯?”

    小董心头一跳,脑海里止不住的狂想,就连脸色都涨红起来,喃喃道:“不知道,不知道,我回去让鹏长官给你打电话。”

    这不是钱的事情了。

    或者说,多少钱,开一个价,只要是可以支付的数字,内地绝对都会斥资购买!

    “呵呵。”

    张国宾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是笑了,挥挥手道:“阿豪,送董秘书出去。”

    “是!”“大佬!”

    李成豪起身把客人送出门,几分钟后就回到家里,抱怨道:“宾哥,对方就算肯出三倍的价钱,也是居高临下的态度,好像我们一定得帮他办事一样。”“要我说,把母舰转手一卖,送货上门,多得是人抢。”

    张国宾摇摇头:“我们跟官府的关系不错,跟行伍的关系终究浅了一点,既然对方主动找上门来。”

    “给几分薄面也行。”

    李成豪也不争辩:“大佬开心就得,反正我是看出来了,你一直有意要帮他们。”

    “唉。”

    张国宾叹出口气:“到底是自家人,家里人强硬,我们在外边骨头也硬,大家都是一荣俱荣,互为表里的关系。”

    李成豪都道理都懂,就是没做这种生意,心头有点不忿。

    张国宾也不管他心情,交代道:“你去跟斯拉夫联系一下,争取把拆下来的动力系统、武器系统都买了。”

    “别说我们要,就说是阿三想要。”李成豪点点头:“明白。”

    义海集团很快在香江注册了一家航运公司,又派人打着开办远洋赌船的旗号,前往基辅参加瓦格格的拍卖会。

    这个拍卖会跟常规有组织的拍卖不同,因为有了买家,才有了拍卖会,但收到消息的世界各国都派出红顶商人前去参加。

    张国宾没有用大公堂的名义出资注册公司,则是因为害怕受到北美制裁,手底实控一中、一美两大集团的优势就彰显出来了。

    五个月后,义海集团以两千万美金的价格,成功拍下瓦格格号,再经过一个月的检查,即将派出拖船带着瓦格格远渡重洋,来到华夏开启第二次生命。

    同时。

    基辅方面,有国际商人想要购买赌船拆下动力系统、武器系统的消息,不胫而走,国际皆知。

    并非张国宾一定要在关键时刻,把武器系统,动力系统买回国,玩“奇货可居”的把戏,而是世界上垂涎两大的系统国际势力不少,个个都非常有钱,不快点下手,就买不到了。

    可消息传遍国际,显然是有人故意放风,接下来有志母舰的势力都会出手、各地特工必会出马。

    傻子也知道某国刚买了壳子,黑市又有人要买核心,到底是想要干点什么!“叮叮叮。”

    李成豪在基辅的一辆迷彩车里,拿起卫星电话,接起道:“哪位?”“阿豪!”

    “马上回港!”大佬语气焦急。

    李成豪却颇为镇定:“宾哥,发生什么事了?”“风声泄露了,别把鬼佬当傻子。”

    张国宾说道:“出卖我们的人,可能就在你身边。”

    李成豪眼神本能的扫过四周,斯拉夫戴着墨镜,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你在基辅可能有危险,这一单,钱可以不赚,功可以不要,人必须回来。”张国宾交代道:“听懂没?”

    虽然,这一单风险本来就很高,但是,经济上的风险可以损失,兄弟,绝对不行!

    “懂了。”

    李成豪挂断电话,脸上又堆起笑容,看向斯拉夫问道:“朋友,还有多久能见到货。”

    “就剩下十公里的路。”斯拉夫欣喜的道。

    做完这单,他又可以抽一大笔钱。

    李成豪撇过头,看向树林的风景,心里却道:“TMD,再让你多活十公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