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陈医生,别怂! > 正文 第292章:叹服
    陈南并非玩笑之言,此时此刻,抢救室内更是严肃的气氛。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说出这样的无稽之谈来。

    但是,他这一番话,却让在场的几人,都忍不住脸色大变。

    松冈朝一懂中文,所以在听见陈南的话之后,登时皱眉:

    “冒昧打扰一下。”

    “请问,这是一个医生该说的话吗?”

    “阁下何人?”

    陈南听着对方蹩脚的中文,有些诧异,他看了周围几个外来的交流团队,自我介绍道:

    “我是陈南,中医科的副主任。”

    听见陈南的自我介绍,松冈朝一顿时瞪大眼睛,他没想到眼前这人就是陈南!

    老师让自己来了以后多加关注的人,就在眼前。

    竟然这么年轻吗?

    松冈朝一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他神情肃然的反问一句:

    “陈南医生,为什么你要说出患者没救了的言论嗯?”

    “你知道,这会对于患者和家属带来什么样的绝望?”

    “我不知道你的理论来源于何处,但是……我并不认可伱的行为,我认为这是对于生命的不尊重!”

    听见松冈朝一这样动容的一番话,而且……关键他说的还是英文!

    这就有意思了……

    一时间,巴图姆等人连忙看向陈南,然后转身对着松冈朝一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

    “松冈朝一先生。”

    松冈朝一面色严峻,淡然说道:“眼前这位就是中医科的副主任,陈南医生。”

    “他刚才对于患者诊断之后,说让患者及其家属放弃治疗,患者已经没救了。”

    “他还说……”

    伴随着松冈朝一的这一番话说出,周围其他五名交流人员顿时皱眉的看着陈南,眼神里写满了愤怒。

    秦建川此时也是有些着急了。

    陈南这一番话,如果传出去,这很容易被人误解。

    而且,对方都是国外代表交流团队的成员,他们要是出去发表一些不当言论,这一下子传开了……后果绝对不是他们能承担得起来的啊。

    果不其然!

    这个时候,一个阿拉伯的女医生艾麦尼忽然站出来说道:

    “陈南医生,我有些怀疑您的职业态度和职业道德!”

    “身为一名医生,就是应该全力以赴的抢救患者。”

    “而不是在大家努力抢救的时候……你非但不去参与,而是选择了……放弃!”

    艾麦尼的这句话,让房间里所有急救人员都是脸色一变。

    秦建川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担忧。

    该怎么办?

    说实话,为了这一次的抢救,他已经汇聚了科室大多数的精英都在这里。

    毕竟这样一个疑难的患者,对于这一次的交流工作而言,如果能够成功治愈,将会让源城市人民医院在这**流学者心中的地位一下子拔高。

    所以他邀请来了陈南。

    可……偏偏陈南的这一番话,却引起了几位学者的反感。

    这该如何是好?

    要知道,陈南的脾气,可不是那么好说服的。

    秦建川有些担心,他连忙站了出来,对着陈南说道:“陈主任,你去忙吧。”

    “哎……这里的事情,比较复杂,我来处理就好了。”

    陈南看了一眼秦建川,眼神波澜不惊,他对着秦主任说道:

    “秦主任,我刚来路过咱们急诊科的时候,发现有很多需要抢救和救治的患者。”

    “急诊科的人员我是心里清楚的。”

    “咱们不能因为交流学者的到来,就改变我们的正常工作。”

    “那些患者,也需要很好的救治。”

    “医院不是逢场作戏的地方,抢救室也不是用来表演的。”

    “我们更不是小丑,我们需要去处理我们的工作,救治需要救治的患者。”

    “这才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所在。”

    “这个患者,真的没有希望了。”

    “他脉象几近全无,身体技能下降到了极点,虽然您现在看起来老人家这个时候依然还能维持生存,但是……”

    “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呼吸机上了以后,也没有办法抢救成功的。”

    “她不仅肺脏衰竭,心脏功能也差到极点,你看现在的心率,却无法带动周身脉象,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征兆。”

    陈南的话,让秦建川有些羞愧,他老脸一红,一言不发。

    正如陈南所说的这样,他很清楚,此时自己进行的工作,的确是存在作秀的嫌疑。

    巴图姆、艾麦尼等人也是盯着陈南,他们听不懂汉语,只能看向松冈朝一,表示疑惑。

    此时!

    松冈朝一忽然反问一句:“陈南医生,谁跟你说,患者就不能抢救的?”

    “麻烦用专业的术语解释一下吧!”

    “我知道你是中医,你可以用你的中医理论来解释,我的老师,也是中医,我是日本汉方会的成员,我对于汉医文化,有所研究。”

    “对了,如果你英文可以的话,我希望你用英文来解释,我们对于你的观点,都很感兴趣!”

    松冈朝一说完之后,身后的巴图姆几人都纷纷点头。

    陈南见状,没有动静,而是看了一眼秦建川。

    秦建川叹了口气,对着卫治以及身边另外两名副主任说道:“你们去看看其他患者,这里有我。”

    说完,卫治等人看了一眼陈南,着急的离开了。

    正如陈南所说的这样,如果他们继续待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反倒是……会因为这样的行为,耽搁其他患者的救治。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陈南看向了松冈朝一。

    忽然想到了穆承元老爷子当时说的那样,目前杏林苑内的杏林圣手榜上,有三名日本人!

    “你懂中医?”

    松冈朝一面露自信:“没错!”

    “略懂一二。”

    陈南点头,索性说道:

    “《难经》,廿一难说:经言人形病脉不病日生,脉病形不病日死。”

    “其后《伤寒论,平脉法第二》继承发挥《难经》的观点说道:师日:脉病人不病,名日行尸,以无王气,卒眩仆不识人者,短命则死;人病脉不病,名日内虚,以无谷神,虽困无苦。”

    “所以,脉者,人之根本也!

    脉病人不病,为根本内绝,形虽且强,卒然气脱,则眩运僵仆而死,不日行尸而何!

    人病脉不病,则根本内固,形虽且赢,止内虚尔。

    谷神者,谷气也。谷气既足,自然安矣。

    《内经》曰:形气有余,脉气不足,死;脉气有余,形气不足生。”

    “哦,对了,你不一定能听得懂。”

    “那我说的简单一些。”

    “脉象和症状都是疾病的客观表现,医者只有依据脉症才能分析判断疾病。

    一般情况下,人体一旦发生疾病,脉症会相应的发生反映。

    由于疾病的种类、发病者的体质、抗病力、年龄等诸方面的差别,有的脉象变化较大,有的症状表现显著,或二者皆著,或二者皆微。

    日本汉方医学传自于《伤寒杂病论》,里面有这么一句话:脉者血气之神,邪正之鉴。

    脉诊对诊断疾病有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心肺脉功能的判定,气血虚实及营血运行情况表现尤为突出。”

    “而且,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

    “形盛脉细,少气不足以息者,危。形疲脉大,胸中多气者,死。”

    “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

    上下左右之脉相应如参舂者,病甚;上下左右相失不可数者,死!”

    “而患者脉象几近全无,此时虽然形气还未消散,但是……已经是无根之气,患者无法一辈子都用呼吸机支持,哪怕用了,但是,心脏也受不了!”

    松冈朝一听着陈南的话,一开始便面色凝重,双眉紧促起来。

    因为……

    陈南说的,他都听过一些,汉医会现存大量的中医书籍,甚至不乏一些孤本。

    松冈朝一学习中医十余年有余,实力不错,但是……比起陈南终究相差甚远。

    陈南的这一番话,就是理解,他都有些费劲儿。

    若非陈南在之后解释,他都有些不知该如何说起。

    但是!

    并不代表着松冈朝一就支持陈南的看法。

    他面色认真的说道:“你说的是以前的看法。”

    “现代医学的发展,是日新月异的,很多古代不可治的疾病,现如今都有了机会。”

    “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尝试一下!”

    而此时,艾麦尼同样点头说道:“没错!我知道,你使用的是中医理论。”

    “但是……你用一个落后的理论来指导现在的患者,你不觉得荒谬吗?”

    这个时候,又是一名女子点头:“我也觉得你的话过于草率了。”

    “这是不尊重生命。”

    陈南闻言,不怒反笑。

    他没有争辩,因为没有意义。

    人家都不懂中医,你争辩那么多,无疑是对牛弹琴。

    他刚才的话,是说给这位交流学者访问团的队长,松冈朝一的说的。

    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那祝你们好运!”

    “秦主任,我走了。”

    “打扰了。”

    “但是……我希望你们如果想要有下一步的操作,就快一点。”

    “患者的时间,不多了!”

    松冈朝一顿时皱眉:“不可能。”

    “患者现在虽然生命体征不平稳,但是……绝对不至于在短时间发生异常。”

    陈南无奈:“祝你们好运。”

    看着陈南离开的背影,一**流团队的人员都是有些无奈。

    艾麦尼看向秦建川:“秦主任,这位医生的态度,太不负责了!”

    “我会在反馈意见里如实写下来。”

    秦建川顿时皱眉:“这……这是陈主任的意见,意见不同是正常行为,没有必要吧?”

    艾麦尼摇头,内心早就有了决断。

    而此时,陈南离开之后,却毫无疑问的收到了五个差评。

    唯独一人没有给!

    看着五个中级差评,陈南忍不住笑了笑,没有在意。

    而是,他在离开急诊的时候,看见卫治和患者家属沟通。

    陈南叫过卫治:“和家属说一下吧。”

    “患者的情况不容乐观,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还有……对方家境一般,量力而行,不要作秀给人家看。”

    “一旦用了体外呼吸机,就是好几万。”

    “我觉得有些折腾……”

    “哎,你就实话实说,就把患者情况如实汇报之后,就说用了呼吸机,价格成本很高,不建议使用,用了以后……也撑不过多久的。”

    “这个时候,你如果和对方说,用了呼吸机能救,还得用新药,这其实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负担。”

    卫治点头,他很清楚这一点。

    有时候,思想包袱和道德绑架,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他知道陈主任是什么意思,无非是担心患者即便花了很多钱,也没有治好……到时候人财两空,患者家属很难接受……

    卫治点头:“好的,谢谢陈主任……”

    “不过,您真的觉得……没救了?”

    陈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而此时!

    抢救工作还在继续。

    陈南离开之后,艾麦尼几人更加憋着一股劲儿。

    似乎非要打脸陈南不可!

    他们依然是建议使用呼吸机。

    但是……

    护士忽然大声喊道:“不好了,患者的心率在下降!”

    “80了!”

    “70了!”

    “50……秦主任,只有40的心率了!”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患者的生命体征开始出现了急剧波动。

    “患者昏死过去了!”

    “呼吸急促!”

    “心率还在下降,血压也在下降,呼吸频率也开始……开始减满了!”

    听着这一句句的话,一群人顿时蒙了。

    这怎么就突然变了呢?

    秦建川临危不乱,连忙开始布置抢救:

    “强心剂!”

    “快点,去甲肾!”

    “补液,赶紧补液啊!?”

    “愣着干啥?小杨!”

    杨护士都快要急哭了,她连忙说道:

    “主任,补液补着呢!”

    “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可是,补不进去啊!”

    “液体很难……很难补液……”

    为什么无法成功补液,原因其实很简单,除了容量反应意外,还有就是患者的血液流动……已经开始出现了问题。

    此时,患者已经到了危急关头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患者……患者可能真的很难抢救了。

    这已经不是呼吸机的问题了,哪怕是给患者上体外心脏泵,都是在饮鸩止渴……

    此时此刻!

    卫治也走了进来。

    “主任,我和患者家属沟通过了……”

    “患者现在情况怎么……”

    卫治话音未落,就看见了此时监护仪上的数字……

    那已经开始趋于平坦的曲线。

    他的瞳孔瞬间放大!

    没了……

    人……真的要没了吗?

    他看了一下时间,忽然脑海里回想起来陈南的那一番话,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也就半个多小时吧?

    患者真的……真的没了?

    “患者房颤了!”

    “要不要使用除颤仪?”

    护士小杨眼泪都快要急的流出来了,她大声问道。

    秦建川眉心紧促凝结成了一个疙瘩!

    此时的他,同样脑海里只有陈南的那一番话,真的……真的没救了?!

    此时此刻,上不上除颤仪,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场的一**流团队的人员,都很清楚这个问题。

    患者……心肺功能,已经撑不住了。

    心脏衰竭!

    肺脏衰竭!

    上了除颤仪能怎么样?

    八十岁的高龄……

    秦建川深吸一口气,内心复杂无比,有自责,有无奈,有愤怒,有羞愧……

    他摇了摇头,对着小杨说道:“不用了……”

    “去通知患者家属……”

    “老人……走了!”

    说出这一番话之后,秦建川有些失落。

    他失落不是因为没有抢救过来患者,因为这种情况,急诊时有发生!

    而是……失落自己为什么当着这群人来作秀?

    秦建川对着老人鞠了一躬,起身离开了抢救室内。

    一旁交流团队等人,都忍不住对着床上老人鞠了一躬。

    面对这种情况!

    大家忽然都有些沉默。

    众人忽然回想起陈南离开时候那一番话,一个个面色复杂。

    艾麦尼咬紧嘴唇,眼神里满是歉意和羞愧。

    她是阿联酋综合医院的主任医师,也是知名杂志期刊的荣誉编辑。

    可此时……

    艾麦尼内心愧疚无比,回想起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她顿时脸红起来。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谁才是……坐井观天!

    真的有些可笑!

    而自己还嘲笑对方的……

    哎!

    越想,艾麦尼就越是羞愧,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丑一般,在指责和谩骂人家陈南。

    都是医生,大家都很清楚,如果他们用了呼吸机,用了那好药……

    无非是给患者家属带来更沉重的打击!

    世界上,其实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

    千万不要相信公知宣传的某些国家,尊重每一个人权,尊重每一条生命,出动直升飞机抢救小猫……等幼稚的想法。

    这个世界,穷人,永远是大多数。

    而医疗资源,本来就那么点。

    怎么可能做到?

    而此时……

    松冈朝一更是心情沉重且复杂的一个。

    经此一事,对比之下,他忽然发现自己和陈南的差距如此之大!

    说实话……来之前,对于老师山本寻让他关注陈南的时候,还有些不屑。

    可此时!

    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差距之大,一目了然!

    人家过来几分钟,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患者的真实状态。

    他们如果真的用了呼吸机,能改变心脏的功能吗?

    陈南!

    此时此刻,所有的交流团队的成员,都记住了这个名字。

    艾麦尼忽然对着卫治说道:

    “卫治医生……抱歉,麻烦您帮我和陈南主任道歉!”

    “是……是我错了!”

    “今天的一幕,让我对贵医院的水平,有了一个重新的认知!”

    “也让我开眼了!”

    卫治默然。

    哎……

    ……

    ps:嘿嘿,免费阅读,大家有月票的,记得支持一手。

    月初就求票。

    这几天免费期间,更新可能比平时少了一点,但是……大家放心,免费结束之后,绝对爆更,双倍爆更!

    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