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重生,我就想当个富二代 >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供应链的危机
    距离英雄联盟游戏发布已经超过一周的时间,越来越多的玩家涌入游戏中。

    人人网的总部里同样一片热闹景象。

    范平川的双联电脑屏幕上的注册数字正在不断攀升。

    在他身后分别坐着陆洋,陈薇,王新等公司高层。

    经过这段时间的推广宣传,英雄联盟可谓是人尽皆知。

    陆洋知道相比其他网络游戏,英雄联盟的最主要优势就是它的可玩性强。

    因为英雄联盟每个人物之间都是一个核心,后期将会不断的有新英雄推出,每个不同英雄间的组合都会给玩家带来不一样的游戏体验。

    相比之下,那些传统的网络游戏呢?

    每天重复的做:师门任务,跑环任务,捉鬼任务,时间久了人们就会厌倦这种千篇一律的体验感。

    这跟我们沉迷于打麻将是同样道理,每次的牌局都不同,所以每轮结束后,我们就会期待下一轮。

    他的秘书张舒瑶瞪大眼睛,看着屏幕上面的数字:“陆总,在线人数突破六十万了!”

    陆洋微微点头,他之前预期的人数是突破到一百万,随着游戏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用户还会继续上涨的。

    陈薇问范平川:“我们的服务器能否经受得住这次考验?”

    范平川道:“薇姐,之前陆总让我安排了两百万人次的服务器压力测试,现在我们的服务器完全没问题。”

    陈薇不由多看陆洋一眼,想不到他的野心竟然这么大,那可是两百万在线人数啊。

    如果达成这个目标,也许会创造2006年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陆洋以前经常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他知道2014年时这款游戏巅峰期全球日活跃人数2000万人,月活跃玩家达6000万。

    王新同样惊叹于这款游戏的魅力。

    作为手残党,他无法理解拿下五杀时究竟是什么快感!

    也无法明白逆风翻盘打碎水晶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范平川介绍道:“这款游戏的在线人数远超之前发布的跑跑卡丁车和劲舞团,当时跑跑卡丁车运营三个月后的活跃人数才突破110万人。”

    陆洋问:“bug组的人员和客服人员都安排到位没有?”

    范平川介绍:“都安排好了,为了防止游戏里面出现bug,我已经让两个组专门负责维护和更新,一旦有玩家反馈bug,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不停机维护,并且每周会进行小范围更新。”

    陆洋这才放心下来,他对这款游戏同样寄予厚望,如果这几款游戏顺利完成,那么两年后,会再缔造一家上市公司。

    这一年,完美时空仅仅推出一款大型3d网游:完美世界就大获成功!

    然后2007年完美时空在纳斯达克完成上市!

    可见一款超现象火爆的游戏就足以登陆资本市场啊。

    等其他人都走后,陆洋忽然问范平川:“我之前让你下载的那款游戏下载了吗?”

    范平川:“下载了。”

    陆洋:“有没有玩?”

    范平川摇了摇头,他这些天忙得连轴转,根本就没有时间啊。

    陆洋示意范平川让开位置。

    他坐到电脑前打开游戏:使命召唤2。

    作为去年发售的产物,《使命召唤2》的设计采用了全新的图形引擎开发,提供更远的视野、更高的开放度。

    陆洋沉浸在最新的游戏《使命召唤》里面,这款游戏可以说是跨时代的画面进步,渲染质量达到了惊人的效果。

    这里面的游戏引擎非常牛逼的表现出大批士兵玩家搭船渡河进攻红场的画面,人物动作等视觉效果上更是可圈可点。

    各种良好的表现与出色的射击手感,颠覆了玩家对传统第一人称游戏的传统观念。

    范平川在旁边看得入神了。

    他询问陆洋这款游戏的可玩性。

    陆洋说道:“这款使命召唤,你抽空体验一下,未来我们第四款游戏就是枪战射击类游戏,名字我已经想好了。”

    范平川:“叫什么名字?”

    陆洋:“穿越火线!”

    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把这款射击游戏打造成穿越火线的那种。

    《穿越火线》对于国内的资深电竞迷来说是一个绕不过的字眼,关于它的最初记忆可以追朔到遥远的2008年。

    彼时《穿越火线》正式上线,迅速风靡,而在同年一件与国内电竞史息息相关的大事也尘埃落定。

    当年9月,穿越火线系列电竞开始了全民电竞的尝试,囊括全国20个省、60个城市的百城联赛首次与广大玩家见面。

    这是国内第一个大型大众电竞赛事,在那个国内电竞的蛮荒年代,穿越火线系列电竞扮演了拓荒者的角色。

    陆洋把下个游戏的发展规划告诉范平川。

    范平川完全懵逼了。

    这简直有点太匪夷所思了。

    他真的想问问陆洋是从哪里获取的灵感思路。

    就在这时,陆洋的电话响起。

    他看一眼来电,是陆建军打来的电话。

    这么晚了,老陆找我什么事?

    陆洋接听电话:“爸,什么事啊?”

    电话里传来陆建军的声音:“我们有一家供应商出事了。”

    陆洋问:“怎么回事?”

    陆建军说道:“供应商瑞兴科技的供货出现断裂,听说公司董事长携款跑路。”

    陆洋的心顿时沉下去,瑞兴科技是mp3的液晶屏供应商,现在mp3和手机都处于极为关键的产能爬坡的阶段。

    屏幕断供的话其他的材料根本就无法完成组装。

    如果坚果科技临时去找其他供应商去替代,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完成兼容问题,这简直拿捏住坚果科技的七寸了啊。

    陆洋跟老陆又聊了几句,他脸色凝重的挂断电话。

    范平川问:“怎么了?”

    陆洋把坚果科技面临的问题告诉他。

    范平川一下子也跟着慌了:“那你现在应该回去啊。”

    陆洋扭头看一眼窗外。

    他说道:“明天早上我返回明江。”

    陆洋陆续打出去几个电话,其中一个是打给银杉资本柳明兰的。

    柳明兰在人脉这块相识的人比较多,他让柳明兰打探一下瑞兴兴科技的卷款跑路究竟是怎么回事。

    ……

    第二天,陆洋开车回到了明江。

    他在路上的时候就思索起来。

    瑞兴科技的屏幕断供出人意料,因为之前几代mp3的液晶屏就是采用瑞兴科技的整合方案。

    双方合作也很愉快,并且第五代mp3和手机发布之前,坚果科技已经下了第一批100万片的订单,合同价值2000多万。

    老陆为人也很实在,他担心瑞兴科技资金链出现困难,把本应分三次支付的款项,分成两次支付。

    也就是有1000万的款项已经打给瑞兴科技,结果瑞兴科技仅仅供应了30万片液晶屏面板后,就引发了产能危机。

    老陆给的消息是瑞兴科技的创始人黄古裕携款跑路。

    黄古裕是这样的人吗?

    陆洋之前见过他几次,为人还算仗义,逢年过节的时候,黄古裕也经常来找陆建军吃饭。

    就在回去的时候,柳明兰打来电话。

    陆洋也没有多余的寒暄,直奔主题:“兰姐,让你打探的情况怎么样?”

    柳明兰说道:“瑞兴科技的董事长黄古裕确实失踪了,不过应该不是卷款跑路。”

    陆洋问:“那是去哪儿了?”

    柳明兰继续道:“据我所知他应该是去澳城,因为赌钱欠债被人抓起来了。”

    陆洋:......

    这特么又是一个赌神看多的人,总以为自己是高进,兜里有俩钢镚就不知道怎么花了。

    对于这种沾染赌钱的人,他向来不喜欢和他们打交道。

    有时候做生意就是做生意,一切都要按合同办事,顶多可以陪客户去会所吃吃喝喝,然后泡泡澡。

    如果玩得太过分的话就会让人怀疑你的品德。

    你看看那些顶尖企业,比如苹果,微软,谷歌之类,他们什么时候是靠跟客户吃喝按摩谈成的合作?

    真正谈判桌上的商业谈判都是非常严谨正式的,有时候单单商务法律条款就有几百页。

    】

    陆洋开始考虑是否抛弃黄古裕,寻找新的供应商。

    柳明兰也是羊城人,她继续道:“据说黄古裕以前不怎么玩这么大的金额。”

    陆洋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柳明兰说:“我听人说的,对了,他有个弟弟叫黄宏裕,目前是瑞兴科技的副董事,听说他弟弟和黄古裕闹过矛盾,差点导致公司一分为二,后来双方又和好了。”

    陆洋再次无语,不过他可以理解这种现象。

    自古以来亲兄弟或亲姐妹因为利益分配不均大打出手是常有的事,就连夫妻之间也会因为利益不均而闹离婚呢。

    在这个狗血遍地的年代,哪怕是猪骑在树上,他都毫不惊讶。

    现在最关键的是瑞兴科技如何最快恢复供货,让坚果科技的产品尽快进入量产模式。

    柳明兰告诉的这些消息也都是基于初步打听和猜测,毕竟事情才过去两天时间。

    陆洋叮嘱她继续帮忙打探一下内幕消息,哪怕花钱也在所不惜。

    柳明兰表示没问题,随后结束通话。

    陆洋驱车回到明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他没有回家,而是直奔坚果科技的工厂。

    经过厂区的时候,他看到不断的有芯片和外壳原材料被叉车开进里面。

    最后一批液晶屏幕库存不超过三天就要见底了,坚果科技要在三天内解决这个危机,时间越长对他们就越不利。

    这是一次供应链危机,也是一次坚果科技口碑危机。

    因为这关乎着最后一代产品的出货量,还有智能手机业务的发展。

    陆洋停好车后前往老陆办公室,发现老陆不在办公室,询问旁边办公人员才知道在会议室开会。

    他立刻前往会议室。

    房门被打开,会议室里面坐着一群人,他们似乎在争执什么,陆建军坐在为首的座位上,眉头紧锁。

    众人看到陆洋进来,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们不害怕陆建军,因为陆建军待人宽容,但是对于陆洋还是有些惧怕,因为陆洋的锋芒比起老陆要锐利很多,厂里那些领工资不干活的人被他开除很多。

    陆洋喊了一声:“爸。”

    陆建军点头,他指着自己旁边的座位:“坐吧。”

    随着陆洋的坐下,会议室的争论声一下子消失了。

    陆洋笑着问:“刚刚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在座的人都沉默不语。

    陆建军说道:“瑞兴科技的董事长下落不明,他们公司陷入群龙无首的阶段,很多员工都吵闹着要罢工,听说瑞兴科技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发出工资了。”

    陆洋眉头皱起,柳明兰了解的情况跟老陆了解的情况好像不太一样啊。

    陆建军继续说:“刚才我们商量出两个办法,一个是派人去瑞兴科技亲自去了解一下情况,争取让瑞兴科技完成供货,还有一个办法是抓紧寻找新的屏幕供应商,准备替换掉瑞兴科技,你倾向于哪个?”

    陆洋顿时明白大家争论的焦点。

    一个是把希望放在瑞兴科技身上,毕竟他们已经打过去两千万的预付款。

    另一个是为了公司出货量考虑,争取最段时间更换屏幕供应商。

    这两件事的难点就在于无法同时进行,假如你顺利谈下新的屏幕供应商,要是瑞兴科技那边也恢复供货能力,那么你应该怎么办?

    跟新谈的供应商违约吗?

    以后怎么在圈子里面混?

    如果瑞兴科技那边无法恢复供货,你再去谈供应商,从屏幕测试、屏幕适配,再到屏幕量产,周期至少要等两个月,这在出货上就会大大延期,从而影响整个下游出货时间。

    现在这个紧要关头的节点,各大代理商都蹲在家门口等着要货。

    陆洋问:“爸,你打算怎么办?”

    陆建军说:“我打算亲自去找一趟瑞兴科技,我和他们要熟悉一些。”

    陆洋脑中转得飞快:“据我所知,黄古裕有个弟弟叫黄宏裕,你们知不知道?”

    副厂长王鹏飞点了点头:“我知道,黄宏裕就是负责咱们厂的屏幕供应。”

    陆洋又说:“黄古裕和黄宏裕兄弟俩以前不合你们知道吗?”

    这...

    在场的人陷入沉寂,他们都没有听说这兄弟俩的秘密。

    陆建军恍然大悟,他之前听说过,那是很长时间的事情了。

    陆洋说道:“现在时间对我们很急,我认为不能把所有希望都放在瑞兴科技身上,那样对我们来说风险太大,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谈第二家屏幕供应商,哪怕是少量供货,价格贵点也可以接受!因为我们首要任务就是恢复供货。”

    在场的人陷入沉思,陆洋这番话合情合理,并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陆建军微微点头,寻找供货商的话也有难度,不过若能顺利合作的话也未尝不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