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这谁能想到
    琴酒坐在车子的副驾驶上,咬着烟看着车窗外飘落的雪花,只是将车停在外面一会的功夫,车上面就覆盖了一层白雪。

    伏特加那个家伙,只是让对方假扮圣诞老人给艾维克利尔送个礼物居然还没回来。

    他打了个电话回去。

    刚问了一句,就听到伏特加震撼又不可置信的回复。

    两个圣诞老人?

    琴酒抬眼看了眼后视镜中的自己,在烟雾缭绕间看到了自己模湖的面容。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吗?大哥?没有的话这个比我先来的家伙是谁?”伏特加的追问听的琴酒眉头跳了跳。

    伏特加是个顺手好用的辅助,但是……

    缺点也同样的多。

    “该怎么办啊大哥,我们来晚了!”伏特加哀嚎着求助。

    琴酒一声不吭,按灭了烟。

    他在想一个问题,伏特加是在哪里接的电话?

    在艾维克利尔的房间,当着艾维克利尔和另一个假扮圣诞老人的家伙的面接的?

    那对方说的话,是不是已经全部被艾维克利尔和另一个家伙听见了?

    琴酒默默的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惨遭自家大哥挂电话的伏特加童孔地震。

    他被大哥抛弃了?!!!

    突然他收起手机,恶狠狠的看向另一个圣诞老人。

    “都怪你,让我的任务失败了!”他的手逐渐摸上了腰间。

    伏特加做事总是不考虑后果,比琴酒更为嚣张。

    爱尔兰看着对方的动作,有些无奈。

    他倒是不怕伏特加掏枪,毕竟伏特加和他这种正儿八经的行动人员还是有差距的,但是爱尔兰也不想跟对方打一架,然后暴露身份,圣诞老人怎么能打架呢?

    “伏特加,停下。”又一个身影翻进了阳台。

    与前两个圣诞老人不同,琴酒还是自己原本的打扮。

    “大哥!”伏特加令行禁止的停下了摸枪的动作。

    “papa!”琴酒刚一出现,白发的少年就像是脱缰野马一路狂奔冲到了琴酒面前。

    男人黑色的衣服上还有些半消融的雪花,配上同样冷的银发,就像是没有一点情感与欲望的冰凋。

    但他却是会笑会动的。

    “爱尔兰?你居然会为了这个小鬼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他语气戏谑又满是调侃,带着些许恶趣味。

    】

    在看到伏特加口中那个抢先一步的圣诞老人时,琴酒就认出了对方。

    他不记死人的长相与名字,但却记得目标和组织成员的长相和名字。

    而爱尔兰的眉毛,很有特点。

    猝不及防一见面就被揭穿身份的爱尔兰只好深呼吸。

    琴酒突然出现就为了戳破他的身份?

    但是最关键的是……

    爱尔兰看了一眼已经爬到了琴酒身上,像是一只树袋熊的少年。

    琴酒就是被扒拉的树。

    “你以为这个小鬼没有认出来你吗?你的易容技术可没有贝尔摩德那个女人好。”琴酒自然的伸出一只手,像是抱小孩一样单手托着少年,一边对着爱尔兰说道。

    爱尔兰的伪装甚至算不上是易容,艾维克利尔能够看穿贝尔摩德的伪装,又怎么会认不出爱尔兰和伏特加呢?

    这就是琴酒让伏特加扮演圣诞老人的原因。

    就算一定会被认出来,丢人的也不是他本人。

    只不过没想到爱尔兰也会这么做。

    爱尔兰确认似的又看了看艾维克利尔,从少年的脸上没有看出任何意外的表情,反而依然带着柔软的笑容,像是能够包容一切的天空。

    于是爱尔兰明白,艾维克利尔的确在一开始就看出了他的身份。

    只不过对方没有戳穿,反而配合了他的表演。

    这么一想,爱尔兰就觉得自己不知为何变得幼稚了起来。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毕竟他也曾经是组织的铁血教官。

    “看来即使伏特加和我不来也没关系了。”琴酒冷哼一声就要把见面就跟上树一样的往他身上爬的小鬼拽下去。

    艾托默默抱的更紧了。

    “有关系的,我最喜欢papa了。”

    “你和伏特加叔叔不来的话,我会难过的。”他认认真真仿佛充满真情实意的说道。

    琴酒毫不客气的发出了一声嗤笑。

    假话,艾维克利尔这个小鬼有一种说假话说的自己都相信的能力。

    明明没有感情却还说所谓的爱和喜欢,甚至还认为自己是真的爱着所谓的家人。

    偏偏看起来真的有人相信对方的鬼话,比如此刻的爱尔兰。

    虽然爱尔兰和其他那些多疑神经质的成员不同,是个难得的正常人,但是也不该这么轻易的相信艾维克利尔,甚至愿意为了对方扮演圣诞老人才对。

    有古怪,但是琴酒并不想问。

    爱尔兰对艾维克利尔好并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不用管。

    “我没想到papa居然会让伏特加叔叔当圣诞老人给我送礼物,谢谢papa。”少年高兴的说着。

    而小狗表达高兴和感动的方式就是湖人一手或者一脸的口水。

    不过艾维克利尔和狗还是有点区别的,狗是舔的,艾维克利尔只是亲脸而已。

    否则琴酒早就把对方扔出去了。

    伏特加拎着礼物袋咬着手帕满眼写满了羡慕。

    呜呜呜他也想要偶像的亲亲。

    可是大哥在,自己不敢开口。

    好羡慕大哥啊——!!!

    “走了。”承受了艾维克利尔满腔热情的琴酒面无表情,脸色看起来甚至更冷了,他扯了扯人,没扯动,冷笑着又加大力气往外拽了拽。

    终于把人拽了下去。

    并没有选择跳窗离开,而是选择了走正门。

    “大哥,等等我——”伏特加连忙喊了一声。

    “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慌慌张张的将一袋子礼物塞到少年手上,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圣诞老人的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下,跟在琴酒身后唯唯诺诺的姿态,看起来就像是这个圣诞老人被黑帮分子绑架了。

    “也是一整袋呢。”艾托看了看面前的两袋礼物,脸上的笑容逐渐灿烂起来。

    这代表伏特加叔叔的圣诞老人和爱尔兰叔叔的圣诞老人一样,也只负责他一个小孩子。

    或者说……papa只让伏特加叔叔负责了他一个人。

    果然对papa来说自己也是特殊的!

    “感觉好像失败了。”爱尔兰摘下了圣诞帽和胡子,脸色无奈。

    因为多了两个搅局的家伙,谁能想到圣诞老人还能撞车呢?

    谁能想到琴酒居然也会在乎圣诞节呢?

    “没有失败哦,很成功,我很喜欢爱尔兰叔叔的圣诞老人。”艾托摇了摇头抱住了爱尔兰。

    “谢谢爱尔兰叔叔。”他仰着头看着爱尔兰,笑容温柔。

    “……你开心就好。”爱尔兰沉默了片刻,妥协的摸了摸少年的头。

    本来他假扮圣诞老人的初衷,就是为了让艾维克利尔高兴。

    既然对方高兴了,那就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