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大灾变之文明重启 > 正文 第五章 恶战
    看来还是被发现了!

    大灾变不只是指代那场核战争,更是因为战争导致的一系列变化。蓝星,在经历过大规模的核爆之后,产生了某种变异,空气中突然多了一些奇特的能量。

    一方面,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中,生物慢慢地都会发生变异。当然,与基因突变相似,大多数的变异都会对生物体产生巨大的伤害,而能承受住这一过程的生物,也会带来巨大的好处——它们会进化!另一方面,这种能量可能更偏爱十几公斤到几百公斤的生物,因为那些昆虫或者极小型的动物,在奇特能量的冲刷下,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而只要身体重量超过一定数值,那这只生物就会走上变异的快车道。

    这些能量在太阳光的照射下会变得异常活跃,处在日光直接的照射下的生物体,变异的速度会翻倍的加快。看看路上那些浑身浴血的生物体,他们是加速变异的失败者。而那些成功者,就会进化成能力更强大的生物。就比如说外面的那几只大型异兽,很大几率是扛过了第一轮变异的成功者。而陈耳东,则已经扛过了第二轮,已经摸到第三轮的边缘。

    陈耳东猜测,可能重量过小的动物承载不了多少奇特能量,达不到质变的阈值。而那些体重过大的动物,因为富集的能量过多,爆体而亡的概率直线上升。所以,只有处在中间重量的生物,才有机会变异乃至进化。

    当然,这些都是在动物身上分析出来的。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听说过哪里的树木花草有进化的,轻微变异的倒是接触了不少。可能植物的生命轨迹需要更长时间的能量灌溉来使其进化吧!那些植物即使再炙热的阳光的照射,也毫无变化,依然顽强生长,不惧特殊能量。

    除了被动的接受空气中奇特能量来进行变异,还有一种更安全可靠的方式——吞食异兽。异兽的肉里也具有奇特能量,但是那种能量经过生物体转换,已经变成了一种平和易吸收的形式。目前,扛过第一轮变异的异兽,身体发生异变的比例不超过10%,它们的身体也仅有一成的部位会富集奇特能量。

    眼前的这只金毛,看它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奔跑,显然已经扛过了第二轮变异,慢慢朝第三轮前进。但陈耳东还是没看出哪里是它的异变部位,不知道肉质怎么样。

    欧若拉感觉到身边的人有一丝恶意在萦绕,悄悄往外靠了靠。陈耳东听到动静,不禁嗤笑一声,竖起食指在嘴边示意它禁声!狗子轻蔑一瞧,转头不再理他。要不是大敌当前,陈耳东真想好好收拾一下这条傲娇的金毛。

    街道上的响动越来越频繁,那是一种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的闼闼声。这让他想起曾经家里那个女管家,总是穿着一双高跟鞋,一脸傲娇地教训自己。回想起信件里的介绍,陈耳东推测应该是南方那些蠢猪进城了。毕竟兔子的爪子应该是肉垫儿,进城后的动静很难被人发觉。看来在领地争夺战中,巨兔还是败给了野猪,这一片是野猪的领地了。

    不一会儿周围大楼里都响起了闼闼声。这帮畜生果然在寻找他们,而且还会地毯式的搜索。照这样下去,不到半小时,他们就会锁定到这里来。陈耳东思索着如何应对这帮畜生,如果守在这里任由它们围攻上来,加上狗子也不能保证劳拉的安全。既然救下了她,就应该保证她安全地到达人类据点。所以,必须主动出击!如果这是一场游戏的话,陈耳东觉得自己是一个猎人和刺客,硬拼不是他的强项,更不是他的风格。在黑夜中,在月光下,舞动短刃,杀敌于无形。

    根据劳拉爸爸的介绍,那些蠢猪会在生气的时候变得狂躁,整体实力也会提升一大截。这种异兽陈耳东以前也有遇到过,叫他们狂暴野猪一点也没有错。至于谁来给它们定义名字就不那么重要了,反正这个世界混乱不堪,还没有人编一本百科全书来定义一切。带着狂暴二字,就表示如果没有一击必杀,这种野猪会陷入到发疯状态,本来不多的智商会被愤怒彻底吞噬。

    自然界的法则就是,当你不够强悍到横推一切的时候,失去理智就是你的亡命之时。想到这,陈耳东慢慢挪步到狗子身边,吓得欧若拉跳了一下。

    “一会儿我当饵,出去吸引异兽的注意。你负责从外围机动,一点点地收割他们。能听懂吗?”陈耳东附在狗耳朵上细声说道。他不敢弄出太大响动,要知道有些异兽的耳朵堪比千里耳,稍微有些风吹草动立刻就会被收集到。

    “汪。”狗子的回应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陈耳东本以为自己说的稍微复杂了些,还准备再仔细掰扯,没想到狗子还真的听懂了。真是见了鬼了!

    “好,我会攀着绳索到对面楼上,吸引那几头牲口。然后绕着这几栋楼放风筝,你一会儿见机在一楼打埋伏。懂?”

    “汪!”

    “我的气味你应该知道,如果靠的太近的话,千万别轻举妄动。好,那咱们行动!”

    陈耳东说完,正欲开门出去,却发现狗子咬着他的裤腿不放。

    “还有什么事?刚才说的你没听明白?”陈耳东语气不太友善,虽然这几只蠢猪不是什么大的麻烦。但有劳拉在这里,还是速战速决的好。万一引起猪窝的躁动,那就事态严重了。要知道兽潮是目前仅次于核爆的危险,他可不想被围攻。

    “汪!”欧若拉松开嘴巴,回应了一声。

    “既然明白,你拉我干嘛?这计划你不同意?”

    “汪汪!”应和完,狗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

    “你这厮,真是!为什么不同意?他们快要围拢过来了!”陈耳东有些不解的问道,“你放心,有咱们在外面吸引火力,劳拉很安全!”

    狗子这回彻底不说话了,直接跑到床边卧下,狗脸上一脸不被理解的无奈。

    “等下,”陈耳东忽然想起信件上的信息,“你经常去北山猎兔子?”

    “汪!”狗子低低应了一声。

    “那你有没有去过南面?”

    在陈耳东的凝视下,欧若拉眼神飘忽不敢与其对视,最后干脆看向一边,不再应和。

    “我说这几只牲口追着这里不放,原来是你小子的锅啊!这可不太好办了!你的气味在这夜里就像个大灯笼,简直是指路明灯啊!”

    房间里一下静默了,狗子有些怏怏地爬着不再动弹,仿佛认命了似的。看见狗子这颓废样儿,陈耳东轻笑一声,说道:

    “这样,既然你闯下的篓子,就由你负责解决,如何?”

    听到陈耳东的建议,狗子有些不解的歪了歪头,最后弱弱的“汪”了一声。

    “咱们换一下,”陈耳东侧耳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附近几栋楼的情况那几头畜生已经摸清楚了,现在它们都在向这里靠拢,“一会儿我带你去对面楼上,你负责引诱它们。记住,不能恋战,要游走,懂吗?”

    “汪!”陈耳东一说完,狗子兴奋的叫了一声。

    “我会在你身上装个定位器,然后在外围游走收割。你不要觉得不舒服,我可没有你那么灵敏的鼻子,没有定位器我无法准确判断战局!”

    陈耳东知道,对于牲口来说身上带个套子是很难受的,更别说对这种聪明的异兽了。所以多夸奖,它们就会迷失在赞美中乖乖承受这种束缚。果然,欧若拉听懂了他的话,骄傲的扬了扬脑袋。见状,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束带,俯身把束带给狗子绑上。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一会儿量力而为,实在扛不住了朝我这边靠拢,”见狗子一脸的不屑,他又怕欧若拉大意吃亏。于是又说道,“劳拉还需要你守护,一会儿别死了!”

    欧若拉一听这话,才一改刚才的拽样儿,两只狗眼放光,斗意昂扬。

    ……

    陈耳东将欧若拉绑缚在胸前,抬起手臂瞄准东面那座楼的楼顶,那栋楼比现在这座低了大概两层。他的手臂里装备着一条韧度极高的绳索,虽然只有笔芯粗细,但能够负重300公斤的重量。绳子全长五十米,不超过两楼之间的距离,足够这次冒险行动了。

    “嗖”的一声,大拇指食指与中指组成的三角抓合拢成一个尖头直直的朝对面射去,一下子穿透对面墙体。“咔”的一声,三指打开牢牢的卡在了钢筋之间。陈耳东拉了拉绳子,承重足够,可以行动。

    “一会儿带你飞,别乱叫!”轻声在狗子耳旁说完,他一个助跑飞了出去。

    黑色的夜幕中,一条银色绳索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光芒,一人一狗以极快的速度飞跃着。随着他们的移动,手臂内的搅轮开始高速旋转,他们速度极快,一边下坠一边向对面飘去,欧若拉甚至有种在高空奔跑的感觉。

    “噗呲,”带着狗子加重了绳索的负重,落地的姿势不太优雅,陈耳东双手直接插进墙壁里。双臂上强大的避震系统启动,逐级旋转快速把传导过来的动能回收成能量,来抵消高速冲击的力道。差一些欧若拉就要被压成热狗了!

    从墙上下来,欧若拉异常的兴奋,仿佛找到了一件新玩具,开心地在陈耳东身前身后绕行。

    “停,现在不是玩耍的时间,一会儿我先到楼下吸引火力,等他们的注意力都到我这里,你再出去吸引他们。明白?”

    “汪!”欧若拉站立起来叫了一声,显得异常兴奋。

    这狗子真是狗,这么大阵仗就知道玩!陈耳东检查了一下手臂的状况,又检查了一下夜视仪,一切完好!又是白天的那一套,一个助跑他从楼顶一跃而下,不一会儿就到了地面。

    那些牲畜已经听到动静,正从四面八方往这里汇合。陈耳东简单判断了一下,西面是劳拉所在的大楼,暂时没听到动静;响动声都在南方聚集着,从东到西分散的很广。只一瞬间,他就有了决断,直接朝东南方向飞奔而去!

    没走多远,也就两个街区的距离,他就看到不远处奔跑的三头异兽。

    这三头异兽看体型,是那种白皮猪的品种,就是那种最常见的家猪类型。身高大概一米,身长两米,大灾变前的老农民要是看到这种体型的家猪,能开心的晕过去!

    三头巨猪行动间发出隆隆的响声,在静谧的夜空里仿若火车入境。月光下,它们嘴角的两只獠牙泛着红光,得有一尺多长。最夸张的是猪背上那一条从头顶通到尾部的猪鬃,黑色猪的毛挺立着仿佛一根根黑色钢刺。几只野猪分散的比较远,看来是刚刚汇合不久。这玩意看上去很是凶悍,不能硬拼!

    陈耳东一看到它们,想也没想直接往西跑去。这三头野猪硬拼也是能拿下的,但西面还有三头,到时候能量消耗一空就麻烦了。看着眼前人类转弯逃走,三头异兽直接改变原有路径跟了上去。这正是陈耳东想要的!

    疾驰中陈耳东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变动,西面这边三只野猪还没有汇集,他从它们的缝隙中穿行而过,带着另外两只也跟着他跑了起来。又向前冲了三百米后,他停在了路中央。以他机械双腿的速度,此刻野猪应该还在一百多米之外。

    果然,百米外的五头野猪见人类停了下来,也慢慢地停了下来,嘴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显然这一趟极速奔跑对它们的体力消耗也是不小。这个人类的行为有些异常,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野猪还没有进入狂暴状态,它们还保留着些微的理智。另一侧,落单的那一只野猪也出现在街口。六头狂暴野猪隐隐有包围之势,感觉下一刻陈耳东就要被它们碾压成渣渣。

    看到围拢过来的野猪,陈耳东对它们的智商有了大概的判断,方案得变一下了。他原本准备让黄毛带着这帮只会冲撞的牲畜绕圈圈,然后自己在暗处下黑手一个个的解决。但它们居然会打配合,落单的那只明显是绕路跑到他前面的。照这个情形看来,只要有超过半数的损伤,这帮野猪就会逃走,到时候后患无穷!

    看着手臂显示器上的红点开始闪烁,他知道狗子动了。

    “汪汪汪!”不远处,果然传来了欧若拉地叫声。

    “嗬~~嗬~~”

    野猪发出声声嘶吼,蹄子不断刨着地面,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划痕。只见他们泛着杀机的双瞳向后方望去,然后略作思考便转身朝狗子的方向跑去。那个样子好像找到了掘自家祖坟的仇寇一般,让陈耳东很是纳闷。

    落单的野猪也双眼泛红,猛地飞奔起来,直直的朝陈耳东撞来。可能在它看来,陈耳东就是落单的菜鸟,只知道逃跑。在它们有限的认知里,人类是胆小而毫无能力的生物,只会躲在乌龟壳子里拿突突突的东西打它们。

    见野猪朝自己奔袭而来,陈耳东仿佛变成了一只灵活的猴子,迅速的闪躲开去。然后一把将手指插入猪背里,接着翻身骑上野猪后背。他的机械手指坚硬不比,靠着指尖的尖锐,像钉子一下镶在它的皮肉里。落单野猪吃痛号角了一声,来了个急刹车。可惜陈耳东四肢都是特制金属,在跳上猪背的那一刻,就将双脚也插进它的肉里。眼看刹车没把人类耍出去,野猪拱起后背开始在原地跳跃打转。

    陈耳东像是一个斗猪士,随着野猪的律动上下颠簸着。他可没有心情陪它玩耍,抽出的右手化做长刀,直接插进野猪的脖颈处的动脉。接着,随着手刀的抽出,一股鲜血喷涌而出,在月色下化作一条血色长虹。而陈耳东踏着长虹直落地面,直接朝远方跑去,不再留意这只落单的野猪。

    而濒死的那只野猪则飙着血追赶在陈耳东身后,眼里的血色更加浓郁。很好,这动静很像是一头健壮的野猪该有的样子,前面那群应该还没有察觉。

    月色下,杀戮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