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大狼狗与小麻雀 > 正文 6.抵抗霸凌
    今天霜降,孙妈说快入冬了,这个时候最适宜滋补,于是给赵嘉裕炖了一锅乌鸡汤。

    孙妈一边把汤舀进保温桶里,一边得意的说:“这汤直接热一热就可以喝,要是煮点面条也可香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这么大的保温桶,心想放哪都不方便,还是下了晚自习再拿给他吧。

    我背着书包,拿着保温桶,走到永济路的时候被陈瑞一行人给围住了。

    她们把我拽进一个巷子里,刘子璇指着我理直气壮的说:“就是她每天给赵嘉裕送东西。”

    陈瑞跟她身边一个人使了眼色,那个人走过来,抢走了我手里的保温桶。

    她把保温桶拿到陈瑞面前,打开给陈瑞看,陈瑞脸色登时沉了下来,用食指勾着保温桶,慢慢走到我面前,离我一米远的时候直接把汤向我泼过来。

    幸好我反应快,扭头躲了一下,只撒在了肩膀上一些,不然这锅汤就直接泼在我脸上了。

    “啊……”汤还是热的,我赶紧把校服脱下来,抖了抖里面的毛衣。

    “还敢躲!”刘子璇从后背推了我一下。

    我向前踉跄了几步,扶住墙没让自己趴在地上。

    陈瑞用手指了指我,“给我打。”

    四五个人把我围在中间拳打脚踢,我用手护住头,蜷缩在地上,没有还手之力。

    陈瑞看我疼得在地上打滚哀嚎才满意,两个女生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拖到她面前。

    陈瑞熟练地点了一根烟,笑着问我:“喜欢赵嘉裕啊?”

    我摇了摇头。

    “切,有胆子献殷勤没胆子承认!”扬手就扇了我两巴掌,我疼得没力气躲,结结实实挨了这两下。

    陈瑞拿出手机,打开录像,笑着说:“把她衣裳给我扒光了。”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不明白一个女孩子的心思怎么可以这么阴毒。

    我剧烈的挣扎起来,推开她们伸过来的手,逮住机会想跑,刚跑出去两步就被一个女生拽住了头发,其他人上来撕扯我的毛衣,我歇斯底里的叫喊,求她们放过我,我喊得越是凄厉她们笑得越开心。

    “我没有,我没有喜欢赵嘉裕……”我一遍遍的告诉她们,她们不信,下手反而更重,我的毛衣被扯下来,校服裤子被扒下来,就在她们想把我的裤子扯下来的时候,我喊道:“他是我哥,赵嘉裕是我哥!”

    “你说什么?赵嘉裕是你哥?你咋不说他是你爸爸呢!”

    “哈哈……哈哈……”

    “瑞姐,你别信她,从没听说过赵嘉裕有什么妹妹。”刘子璇踢了我一脚,对陈瑞说道。

    “诶,她刚才是从东湖别墅那条路过来的吧?”

    “对,还真是。”

    陈瑞把手机收起来,走过来拽起我的头发,我的身体被她们压在地上,脖子被迫撅起来抬头看着陈瑞。

    “你真是赵嘉裕的妹妹?”

    “是。”

    “怎么证明?”

    “你问问赵嘉裕就清楚了。”

    “啧,你以为我会傻得跑去问他这种白痴问题?”

    “还有……还有一种方法。”长时间撅着脖子说话,让我呼吸困难。

    “什么?”

    “我打……打电话给他……你们一听……就……知道了。”

    陈瑞放开我的头发,我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

    “好。”陈瑞居高临下的睨着我,“瑞姐……”陈瑞抬手止住刘子璇的话头,蹲下来阴测测地对我说:“你知道你撒谎会是什么后果吗?”

    我喘着气,听她说:“我会把你的裸照发到网上,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有多不要脸。”

    我被她的话吓得瑟缩了一下,她微微一笑,让她们放开我。

    我扶着墙勉强站起来,被冻得打着冷颤,“我想穿上衣服。”

    “想得美!就这样打!”刘子璇嗤笑一声,趾高气扬的说。

    我抱着双臂,生怕有人路过这里看到我,背对着巷口,说:“给我一部手机。”

    刘子璇把我书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向陈瑞摇了摇头。

    陈瑞让其中一个女生把电话打出去,开了免提,递到我面前。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通了,对面传来略显低沉的声音,“谁?”

    我尽量让自己说话得声音显得正常些,可是浑身的疼痛和寒冷还是让我的声音有些抖,“哥,我是郑怜。”

    “嗯,怎么了?”

    我看了她们一眼,对着电话说:“就是告诉你一声,今天孙妈熬的鸡汤不小心被我弄洒了,怕是没法给你送了。”说到最后我的嗓子有些堵,声音有些哽。

    我眨眨眼睛,逼退眼里的泪。

    “嗯,没事。你现在在哪?”

    我看陈瑞脸色有些发急,紧张的看着我。

    “我……我的衣服洒上了鸡汤,所以……所以又回家换衣服了。”

    “嗯。”

    “哥,你今天回家吗?”

    对面一阵沉默。

    我带着哭腔说:“哥,你回家吧,我们都想你了。”

    “……好。”

    电话挂了,我抬头看着陈瑞,问:“这下你们相信了吗?他真的是我哥。”

    陈瑞笑着捡起地上的一件衣服套在我的身上,揽着我的肩膀说:“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今天只是个误会,回去知道怎么跟你哥说吗?”

    我点了点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嗯,懂事。”陈瑞放开我,看了看其他人,说道:“走吧,该去学校上课了。”

    “哎呀,又得去听天书了,没意思。”

    “瑞姐,晚上再带我们去酒吧玩呗!”

    “没问题。”

    “瑞姐万岁!”

    我赶紧把衣服捡起来穿在身上,拖着步子把散落一地的书本捡起来装进书包里。被她们按在地上打时,浑身上下滚得都是鸡汤汁,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我低着头走在路上,被路上的其他人指指点点,他们大概觉得我是个疯子。

    我流着泪跑起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要经历这些欺辱,小时候是,长大了还是。

    回到家,我把自己关在浴室里,看着脏污不堪的校服,还是忍不住哭出来。

    我哭的不敢太大声,孙妈在外面。

    过了一个小时才想起来还没有跟班主任请假,我抹了抹镜子上的水汽,看到身上都是紫红色的淤青,脸肿得宣起来,嘴里有细小的伤口。

    从浴室里出来,孙妈焦急地问:“怜怜,你怎么了?嘉裕之前来过电话,问你有没有回来,我还在纳闷……”

    我低着头打开卧室门,头也不回地说:“孙妈,我想自己待一会。”

    “好……那……你有什么事叫我一声。”

    我点点头,关上门落锁。趴在被子上呜呜的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我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郑怜,开门!”

    我睡得懵了,坐起来傻傻的看着赵嘉裕从门外走进来。

    “你怎么了?”

    他身高腿长,站在我床边,我得费劲地仰头看他。

    他蹲下来,拨开我的头发,我下意识地想躲,被他卡住了下巴,动不了。

    我垂着眼,无奈的任由他打量。

    “谁打的你?”

    听不到我回答,他有些生气地说:“陈瑞?”

    “嗯……”声音沙哑得不像是自己的,“还有刘子璇,其他人,我不知道名字。”

    “几个人?”

    “六个。”

    “……”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捏着我下巴的两根手指不自觉地在用力。我抬起手想把他的手拿走,他这样我很不舒服。

    他拉住我的手腕,把我的袖子撸上去,白皙的胳膊上紫红的淤青分外惹眼。

    他沉着声音问:“身上有吗?”

    我点点头。

    他放下我的胳膊,烦躁的用手使劲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陈瑞的手机里有我的视频,”我抬头看着他,“你能帮我给删了吗?”这才是我最害怕的,如果视频真发到网上……

    “什么视频?”

    “……扒我衣服的视频。”

    “操!”他背过身去喘了几口粗气,宽阔的肩胛骨随着他的喘息上下起伏,过会他说:“一会儿孙妈会把饭端上来,你记得吃。”

    “嗯。你会帮我吗?”

    他转过头看着我说:“会。”

    我点了点头,“她们说今晚会去酒吧玩。”

    赵嘉裕点了下头,开门走了。

    我听他的话吃饭,然后躺在床上睁眼等着。

    可能是白天睡多了,我等到半夜一点也没犯困,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赶紧打开门。

    赵嘉裕站在对面卧室门口,左手搭在门把手上,好像要开门。

    看到我,他把手从门把手放下来,问道:“还没睡?”

    “嗯。”

    他走过来看着我说:“放心吧,视频已经删了。”

    “有可能会复原吗?”我担心的问。

    他笑了笑,左边的眉尖一挑,唇角上扬,有点痞气,“手机已经被我毁了,还怎么复原。”

    我松了一口气。

    “睡吧,明天不用去学校,我已经给你请好假了,以后陈瑞也不敢再找你麻烦。”

    我点点头,“嗯。”

    他站在那不动,眼神示意我进屋睡觉。

    关门前我说了句谢谢。

    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感觉在做噩梦。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醒来已经亮天了,屋里的灯还亮着。

    我起身关了灯,走到卫生间去洗漱。

    等我下楼的时候,赵嘉裕早就去学校了,赵叔叔也已经出了门,只有郑晓婉坐在餐厅。

    孙妈看我下来,赶紧把早餐端出来。

    “快趁热吃,就你没吃了。”

    “嗯,谢谢孙妈。”

    我喝了两口皮蛋瘦肉粥,没动盘子里的鸡蛋饼,孙妈做的鸡蛋饼外皮用油煎了一层脆脆的焦皮,里面又细腻软嫩,一口下去鸡蛋的香味很浓郁,每次我都要吃个两三块,今天实在是没胃口。

    “你怎么回事?”

    真巧,昨天赵嘉裕问了我相同的问题,只不过相比郑晓婉的不耐烦,他的语气更多的是焦躁。

    真好,也会有人为我着急。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我抬头看了一眼郑晓婉,“听到了。”

    郑晓婉看清我的脸,震惊地问:“你的脸怎么了?”

    “肿了。”

    “怎么弄得?”

    我笑了一下,说了句“不小心磕的。”

    “你……”郑晓婉想说什么,终究是没说。

    晚上我去楼下接水时正好碰到赵嘉裕从外面回来。

    他看见我问:“身上的伤抹药了吗?”

    我摇了摇头。

    “这么大人不知道抹药?”他的语气有点冲。

    我瑟缩了一下。

    “我脸肿得跟包子似的,怎么出去?”我小声嘀咕。

    他看了我一眼转身又出去了。

    我莫名其妙的回房间,过了二十分钟他敲门进来,把消炎药和消肿止痛酊放在我书桌上。

    我惊讶的看着他。

    他站在我床边,一板一眼的说:“消炎药一天两次,消肿止痛酊记得勤擦,擦的时候别怕疼用点力,淤青才好得快。”

    我点了点头,“哦。”

    他转身要有,我问他:“你是怎么把视频要过来的?”

    “这些你都别管,养你的伤。”

    “哦。”

    我有点开心,觉得他也不是那么讨厌我了。

    心情好,吃得多,身上的伤自然好得快。过了三天,脸上消肿,我就去学校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