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大狼狗与小麻雀 > 正文 9.醉酒
    周六姜琪陪着我去书店挑了几本真题集,想要结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堆篮球明星的海报,其中有赵嘉裕喜欢的科比。

    我停下来,翻看着。

    “你什么时候喜欢篮球明星了?”姜琪奇怪地问。

    “哦……最近。”翻到一个画着科比漫画形象的挂坠,觉得挺可爱的,于是拿起来一起结了账。

    到了家,我敲敲赵嘉裕的门,发现没人。

    可能是出去了,我看着手里的挂坠,想着还是以后再给他吧,当是他给我划重点的谢礼。

    我回屋写作业写到了十一点多,孙妈上来叫我吃饭。

    我在厨房边帮孙妈端菜边问她:“孙妈,我哥回来了吗?”

    刚问完,赵嘉裕就拿着球开门进来了,孙妈笑着说回来的正好,招呼他洗手吃饭。

    赵嘉裕嗯了一声,把球放在玄关处,换了鞋来厨房洗手。

    我喊了他一声哥,他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体会着每次有人在的时候,我叫他哥,他都会应;等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应不应就看他心情了。

    郑晓婉从房里出来,看见赵嘉裕,笑着问:“嘉裕回来了,这么冷的天还去打球?”

    赵嘉裕点了点头,没说话,拿起筷子吃饭。

    我顺手拿起他的碗给他盛好米饭,他看了我一眼,我用眼神问他怎么了?他没说什么,继续低头吃。

    郑晓婉看了我一眼,把碗递给孙妈,“孙妈,给我盛碗饭。”

    “好的。”孙妈接过去,盛好递给她。

    我看了一眼郑晓婉,发现她正在来回看我和赵嘉裕,我当没看见。

    吃完饭我回房间接着做作业,做完之后看眼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我起身伸了伸腰,听见咔咔的声音,坐的时间太长,身体都坐僵了。

    手里拿着杯子,一边下楼一边扭着腰,看见郑晓婉坐在一楼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路过时跟她打了声招呼,“妈。”

    “嗯。”

    我接完水想上楼接着做今天买回来的数学题,被她给叫住了,“你过来。”

    我犹豫了一秒,走过去,在她旁边的沙发坐下,“怎么了?”

    家里暖气很足,我穿着睡衣,光着脚没穿袜子,在房里没显冷,可是坐在这觉得有点冻脚,便把脚收上来偏腿坐着。

    “把脚放下来,你以为是在老家炕头上。”

    我扁了扁嘴,没说什么,听话的把腿放下来。我们两在一起虽没有正常母女该有的亲近,但只要我足够听话顺从,还是能说得过去的,可是也仅此而已。

    我真的挺好奇别人家孩子和自己妈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

    “你跟赵嘉裕怎么回事?”她盯着我问。

    我看着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甄嬛传》说:“没怎么回事啊。”

    “你看着我,”我扭头看她,她说:“我怎么感觉你跟他关系挺好的?”

    “好吗?还那样啊。”

    “你别这给我打马虎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被你哄回来的,天天给他拿那么多好吃的。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

    “你说让我听赵叔叔的话劝他回来,我劝回来了,赵叔叔也挺高兴的,这事不早就过去了吗?怎么今天又提起来了?”

    “我是看你赵叔叔对你挺满意才没说你而已,你当真是我教你的那样去劝的吗?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我捧着杯子喝了口热水,说道:“反正人我是劝回来了,完成了赵叔叔交代的任务。”

    “哼,那事就算了。现在呢,你站在哪边?”

    我奇怪的看着她,“什么站哪边?”

    “你别忘了我才是你亲妈,你喊他哥喊得再亲,他心里也不会跟你亲的!”

    “还好啊,我觉得他对我挺好的。”

    “你个没心肝的,”她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你怎么不明白,这个家只要有他在就没咱们好日子过!”

    “那你想咋,把他轰出去?!妈,这儿是他的家!”我坐直身体忍不住辩驳道。

    “现在这儿是我的家!”郑晓婉气得瞪大眼睛看着我。

    “切!”一声嗤笑从楼梯间传过来,我扭头看见赵嘉裕边穿羽绒服边从楼上走下来。

    他看都没看我们,径直走到门口,换鞋出去了。

    我放下杯子,耐心地跟她说:“妈,赵嘉裕没有你想得那么坏,自从咱们搬到这个家,他对咱们也没什么不好的,你对他别有那么大成见。”不仅如此,他还帮我解决了麻烦,前两天还帮我画了考试重点呢。

    “呵,刚搬进来半年不到,你就向着他说话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只要你跟赵叔叔好好的,赵嘉裕对你什么态度有什么要紧吗?”

    郑晓婉把视线从门口拉回来,捻起果盘里的一颗提子放进殷红的嘴里,拉长调子说:“那倒是,只要我攥住了你赵叔叔,他一个毛孩子掀不出什么风浪。”

    我低眉顺目在旁边当聋子。

    “妈,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两一起去看我姥姥呗。”

    她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啧了一声,说:“没空,下午约了姐妹打麻将。再说,德馨养老院可是市里最正规环境最好的养老院,她在那好好的,有什么可看的。”

    多说无益,“那我上楼了。”

    “去吧。”

    晚上赵嘉裕没有回来吃晚饭,我一边做题一边关注着楼下的动静。等到九点多的时候才听见楼下有关门声,我啪的放下笔,明明在自己房间还像做贼一样悄悄溜到门口听外面的声音。

    噔……噔噔……噔……,我蹙了蹙眉,是赵嘉裕吗?他每次上楼声音很轻啊,今天听着脚步声这么重?

    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楼道里的声控灯都亮了,我看见赵嘉裕皱着眉靠在墙上喘气,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我以为他生病了,赶紧跑出去扶住他,刚靠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

    “哥,你喝酒了?”

    我把他的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扶着他的腰想把他搀到屋里,可是他站在那一动不动,眼睛发直的看着我。

    莫不是傻了?这是喝了多少?!

    我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走啊,看啥呢?”

    他收回视线,往前迈步,他的身体很重,刚走几步我就觉得我不配当他的拐杖,太沉了,他摇晃得厉害的时候我都怕我两一起栽地上。

    好不容易打开门给他搀到床上,累得我直接瘫在床脚喘粗气。

    “你……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怎么这么沉?!哎呀,累死我了……”

    我起来打开床头灯一看,他老人家直接躺床上睡着了。

    “醉鬼!还没成年呢就学着人家喝酒!”我一边给他脱鞋一边小声嘀咕着。

    怕他睡得不舒服,随后又把羽绒服给他扒下来,没有意识的人就跟一摊泥一样重,我把枕头放在他脑袋底下,直起腰,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听说喝多了的人最怕半夜呕吐,因为人无意识的时候很容易呛着,严重的会窒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醉到那种程度,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临走的时候还是把他的身子侧过来躺着。

    最后给他接杯水放在床头,关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