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大狼狗与小麻雀 > 正文 10滚蛋
    周日早上起来透过窗户往外看,发现天阴沉沉的,稀薄的阳光照射下来让人感觉不到丝丝暖意,快到小雪的节气了。甬路两旁的银杏树只剩光秃秃的枝干,随着西北风来回摇曳,毫无美感。

    吃了早饭还不见赵嘉裕下来,我担心他宿醉难受,于是端着小米粥和一小蝶酱菜上楼给他送过去。

    敲门没人应,我不放心,直接打开门走进去,见床上没人,昨晚穿的衣服扔了一地。

    人去哪了?

    咔哒,浴室的门打开,赵嘉裕披着浴袍从里面出来,一边走一边用毛巾擦头发。

    他的头发最近有些长了,天气冷的缘故没再去剃,有两撮刘海垂下来滴着水,挡住了他凌厉的眉眼。

    “转过去。”

    沙哑的声音让我如梦初醒,我意识到刚才一直在盯着他,羞得我耳朵都红了。

    我转过身把粥和小菜放在他书桌上,说:“那个,孙妈说怕你喝酒早上胃空难受,让我把粥给你端上来,你趁热吃吧!”

    我保持着背对他的姿势像螃蟹一样侧着身子往外走。

    “等会儿。”

    他走过来,我用手挡住眼睛,不敢看他,他笑了一声,说:“现在知道害羞了?”

    我低着头,当聋子当哑巴。

    “以后不许随便进男生的房间,听到没有!”

    最后那四个字说得尤其大声,我吓得一激愣,连忙点头,“听到了,听到了。”

    我遮住脸,转身快速地出了门,等到了自己房间才敢喘气。

    吓死我了!

    之后好几天我都没再敢敲过他的门。

    期中考试如约而至,班主任临考前嘱咐大家不用紧张,做完以后一定要检查。

    通过之前的复习,这次数学题做得还算顺畅,而且有足够的时间检查,接下来的科目就比较轻松了。

    考完以后,接着上课,实验班的课程要比其他班讲得快,期中考试复习期间我们一直在讲后面的课程,所有的复习几乎都是我们自己找题做,老师只抽出极小一部分时间进行集中测试讲解。所以期中考试后,当别的班级还在着急讲课时,我们已经进入总复习了。

    这次考试我的成绩在年级排名第七,没有突飞猛进但是也算小有进步。

    到家我问赵嘉裕的成绩,他面无表情的说年级第四。我很惊讶,毕竟他比其他人要多花费时间去练球,我觉得如果他不练篮球的话,成绩一定比现在还好。

    周末我去养老院看姥姥,她见我一个人来的,多少有些失落,我骗她说郑晓婉需要工作,平时太忙了,等她有时间了一定会过来的。

    姥姥脸色稍霁,接连说工作要紧,工作要紧。随后她问我最近学习情况,我把这次期中考试的各科成绩报了一遍,说了校排名。姥姥骄傲地拉着我和她那些老伙计夸耀,说得我很不好意思。

    “这孩子不仅长得漂亮,学习还这么好,秀芹啊,你真有福气!”秀芹是姥姥的名字。

    “那是,我们阿怜从小就聪明,从没让我操心过!”

    “这孩子上初几了?”一个大爷带着老花镜,上下打量我问。

    “哪有,我们阿怜都上高一了。”

    “哦,上高一了,那这个子可有些矮了。”随后一本正紧的点评道。

    姥姥当时就不愿意了,从座位上起来推了那老大爷一下,拉着她的姐妹们说:“走,咱们去我屋里说话,不跟他说了!”

    大伙说说笑笑一大帮人往我姥姥屋里走,只剩下两个老大爷坐在那面面相觑。

    我忍不住笑出来,觉得姥姥越来越像个孩子。

    还有四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以前日子穷,煮碗面卧个鸡蛋就算是过了,但那个时候好歹是和亲近的人在一起,今年却是没法了。临走的时候姥姥给我五百块钱,这是她以前辛苦攒下的,被郑晓婉接出来时带在身上,她让我拿着等生日那天买些自己爱吃的。

    我没要,说郑晓婉每周都给我零花钱,让她把钱收好了,自己留着傍身。我没有手机,就把家里的座机号留给她,让她有事给我打电话。

    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等回去的时候天上就开始掉小雪渣了,好在没有风。我在公交站等车,用手接住雪,初雪禁不住手心的热量,没落到手上就化了。

    地面被雪水打湿,像是下了一场小雨,空气湿湿的,我把下巴缩在围巾里,觉得很安逸,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寿日那天早上我自己煮了碗方便面,孙妈说有肉包子不吃,怎么吃起方便面了,我便说嘴馋就想吃这个了,她笑着摇了摇头。

    我生日那天是周五,晚上到家看郑晓婉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敷面膜。

    我走得比平常慢些,喊了一声妈,她盯着电视嗯了一声。

    我叹了口气,准备上楼,扶住楼梯把手的时候听见她说:“今天你姥姥往家里打电话了。”

    我退下来,看着她说:“姥姥说什么了?”

    孙妈接过话茬,说:“你姥姥本想找你,你上学没在家,是我接的电话。”

    “哦,她说什么了?”

    “你姥姥说今天是你生日,让我嘱咐你要吃煮鸡蛋。”孙妈笑着抬了抬手里的盘子,里面装着好几个大小均匀的煮鸡蛋。

    想到姥姥我又开心起来,走过去拿起来一个想要打碎了吃,不成想被孙妈抢了过去。她把盘子放在餐桌上,让我站好了,拿着那颗鸡蛋从我的头顶一直往下滚,滚过脸的时候还能感觉到鸡蛋热热的。

    孙妈一边给我滚鸡蛋一边念叨着:“滚啊滚,滚啊滚,滚去伤病,滚去烦恼,滚来福气,滚来才气,健健康康,顺顺利利!”

    鸡蛋滚在身上痒痒的,伴随着孙妈祝福的唱词,我咯咯的笑出来。

    “什么事,这么开心?”

    赵嘉裕背着书包走进来,等孙妈再把鸡蛋滚到我的头顶时,我拿着它跑到赵嘉裕面前,笑着说:“哥,吃鸡蛋!”

    “吃个鸡蛋就这么高兴,进门前我还以为家里养了只小鸡崽呢。”

    我被他逗得哈哈笑起来,告诉他:“今天的鸡蛋不一样,特别是这颗。”我凑到他面前指了指手心里圆不隆冬的鸡蛋。

    “怎么不一样?”他把书包放下来,拉开羽绒服拉链,把帽子围巾挂在衣帽架上。

    “今天是郑怜生日。”孙妈笑着对赵嘉裕说。

    我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献宝似的说:“这颗鸡蛋是孙妈刚才给我滚过的,里面包着满满的福气和才气。”说到满满的福气和才气时我夸张的把两只胳膊轮起来,画了一个大大的圆,赵嘉裕也被我逗笑了。

    “喏,都给你啦!”我把那颗装满祝福的鸡蛋递给他。

    他顿了顿,拿过来,说:“既然是你的生日那这颗鸡蛋就得你吃。”说着磕破了鸡蛋皮,剥出里面白嫩嫩的鸡蛋,递给我。

    我看了看他,他把鸡蛋凑到我嘴边,说:“吃了,渣儿都别剩。”

    我就着他的手咬住鸡蛋,拿过来吃起来,一边吃一边笑得满足,这个生日过得真好!

    “傻样!”赵嘉裕笑着说我,拿起地上的书包,上了楼。

    我把剩下的鸡蛋给了我妈和孙妈一个,还给赵叔叔留了一个。

    拿给我妈的时候,我妈已经把面膜撕下来,接过鸡蛋直接扔在桌子上,瞥了我一眼走了。

    我抿了抿嘴,拿起一颗鸡蛋笑着上了楼,走到我哥门前时敲了敲门,笑着把鸡蛋递给他,“吃鸡蛋。”

    他把鸡蛋接过去,笑着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顶,说:“生日快乐。”

    我笑得更开心了,“嗯,谢谢哥!”

    整个晚上我都很高兴,真想告诉姥姥,今年的生日我过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