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大狼狗与小麻雀 > 正文 14.拒绝表白
    元旦那天为了在台上不显得臃肿,我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贴身毛衫,外边罩着一件皮毛一体的白色束腰及膝大衣,束腰是一条咖色的蝴蝶结卡扣,带身是皮革的,蝴蝶结卡扣是银白色镶钻的,束在腰间既显腰身又时尚俏皮。下面穿着紧身黑裤和黑色的系带长筒骑士靴。

    李凯穿着一件黑色毛呢大衣,里面搭配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下身是咖色牛仔裤配黑色马丁靴。

    男同学不需要化妆,李凯已经在家里打理过头发,只需要在上台前抹一点唇釉就可以了。

    我被姜琪拉到音乐教室,门口已经排了长长的一队人,都是要上台表演等着化妆的人。

    “我还是不化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行,别人都化,就你不化,上台会吃亏的。”

    “吃什么亏?”

    “脸上太素的话台上灯光一打,你就是白骨精本精,渗人知道吗?”

    我被她吓得乖乖排队,我不想当白骨精,我哥还在下面看着呢。

    等轮到我的时候,董老师用手指拨了拨我的脸,就像挑拣着一颗桃,对旁边的陈老师说:“可见到一个底子好的,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女生费了我半瓶粉底液。”

    陈老师手里忙活着,笑着说:“快管住你这张嘴吧,手底下利索点,上台的时间快到了。”

    我的肤色随郑晓婉,天生就白,简单的扑了一层粉以后,只在脸颊苹果肌的位置扫上一层薄薄的腮红,双唇涂上西柚色的唇釉,把头发挽成简单的丸子头,少女的娇俏艳丽就浑然天成。

    董老师是我们学校的美术老师,平时妆容就精致,为了精益求精给我化上了眼影和眼线,她说我眉型好不用修,打量着我,最后满意的点点头。

    扬手喊:“下一个。”

    我出来紧张地问姜琪:“好看吗?”

    姜琪连连点头,对我竖了个大拇指,“好看,非常好看!我决定了,以后我也要学化妆!”

    “太早了,以后着吧。”

    我们急急忙忙往教室赶,我本还想问她,我这个样子我哥会不会觉得好看,但是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就忍住没问。

    到了教室同学们已经在走廊排队准备去大礼堂了,我和姜琪直接跟在后面。

    我们的节目排在第五个,等到第四个节目开始表演的时候,我们被叫到后台准备。

    后台人很多,乱哄哄的忙碌着,我两找个不碍事的地方待着。

    李凯问我,“紧张吗?”

    我点点头,主要是有点冷。

    “没事的,像咱们练习时那样发挥出来就行。”

    我笑着点点头,“嗯。”

    他突然腼腆地说:“郑怜,你今天真漂亮。”

    “谢谢。”

    “也不是,你平时也很漂亮,我的意思是你今天更漂亮。”他有些紧张的说。

    我笑着挥了挥手说:“你不用费心开解我,我现在不怎么紧张了,放心吧。”

    “哦,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前面传来一阵掌声,把我两注意力拉回去,该我们上台了。

    随着主持人报幕,我们缓缓走上舞台。

    台上的灯光太强,我看不清台下的人,也减少了我的紧张。

    李凯调好话筒的位置,看了我一眼,打了个OK的手势,我点了点头。他熟练的弹起吉他,我随着他弹奏的曲调唱起来: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

    人群里敞着一扇门

    我迷朦的眼睛里长存

    初见你蓝色清晨

    台下的观众随着我的歌声慢慢安静下来,眼睛慢慢适应光亮,能看到台下密密麻麻的人,为了不紧张我把眼睛闭上接着唱: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

    多幸运我有个我们

    这悠长命运中的晨昏

    常让我望远方出神

    灰树叶飘转在池塘

    看飞机轰的一声去远乡

    光阴的长廊脚步声叫嚷

    灯一亮无人的空荡

    我的心慢慢沉淀下来,不再那么紧张,睁开眼,边唱边摇晃着身体。

    晚风中闪过几帧从前啊

    飞驰中旋转已不见了吗

    远光中走来你一身晴朗

    身旁那么多人可世界不声不响

    我看见赵嘉裕带着工作人员的胸牌站在过道上,我边唱边笑着向他挥手。他嘴角扬起的弧度,是我看到的最美的风景。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

    多幸运我有个我们

    这悠长命运中的晨昏

    常让我望远方出神

    看着他心里就莫名的安定,越唱越放松,挥动手臂带动大家一起唱。

    灰树叶飘转在池塘

    看飞机轰的一声去远乡

    光阴的长廊脚步声叫嚷

    灯一亮无人的空荡

    晚风中闪过几帧从前啊

    飞驰中旋转已不见了吗

    远光中走来你一身晴朗

    身旁那么多人可世界不声不响

    和我一起挥手的观众越来越多,有的跟着我一起唱起来。

    笑声中浮过几张旧模样

    留在梦田里永远不散场

    暖光中醒来好多话要讲

    世界那么多人可是它不声不响

    最后我放下手,看着他唱到:

    这世界有那么个人

    活在我飞扬的青春

    在泪水里浸湿过的长吻

    常让我想啊想出神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我在台上恣意的笑着,赵嘉裕正微笑着为我鼓掌。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能够遇到你,真好!

    元旦联欢会在中午十二点之前结束了,学校宣布下午放假,半天的假期老师没有留作业,同学们十分珍惜这短暂的放纵时光,互相约着出去玩。

    李凯在大礼堂约我下午去看电影,我想了想赵嘉裕对我说过的话便答应了。

    他很高兴,我们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交换了电话号码方便联系。

    我跟姜琪说了这件事之后她挺意外的,没想到我会答应。

    “你不是一直怕他跟你表白吗?”

    “现在不怕了。”我收拾好东西说:“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我……我还有事就不凑热闹了。”

    我狐疑地看着她,她认真地说:“是真有事。”

    “嗯。”

    到了家我把妆卸下来,看着桌子上早就买了的那枚挂坠出神。

    不知道为什么自表演结束,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赵嘉裕,莫不是中了邪?

    和李凯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拿着手机准备出门,突然微信亮起来。

    裕:下午准备做什么?

    他放了学没回家,直接被同学叫走了。

    小麻雀:和同学约好了一起去看电影。

    裕:谁?

    小麻雀:李凯。

    裕:嗯,去吧,注意安全。

    小麻雀:嗯。

    到了电影院,李凯已经取好票,手里拿着爆米花等在门口。

    “等了很长时间吗?”

    “没有,我也刚到。电影还有十分钟开演,我们进去吧。”

    “好。”

    我们进去的时候灯还没有关,陆续的往里进人,找到位置坐好,等着电影开演。

    这是我第一次来电影院,发现除了屏幕大点也没什么特别,不时翻一翻手机里的微信,其实一直在看刚才我跟赵嘉裕的聊天记录,等到影片结束也没能总结出整个电影的故事梗概。

    我们随着人流往外走,到了外面,李凯问:“是不是我选的片子你不喜欢?”

    “啊?没有,我很喜欢。”

    “哦。”

    我看旁边有个冷饮店,对他说:“我们进去喝点东西吧?”

    “好啊!”他走到前面,“你想喝什么?”

    “椰果奶茶。”

    “好。”他跟服务员说:“你好,要一杯椰果奶茶和一杯姜撞奶。”

    在他扫码支付的时候我把现金递了出去,和服务员说:“用我的。”

    “你……”

    “你请我看电影,我理应请你喝东西。”

    他笑了笑把手机收回来,说:“好吧。”

    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来,饮品做好之前我们都在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终于等拿到饮料的时候,他握着杯身,犹豫着开口道:“郑怜,其实我……”我看着他,他鼓足勇气说:“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微笑着点点头,说:“谢谢。”

    “那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他急切地问。

    我看着他,摇了摇头。

    紧握杯身的手松开,他喃喃自语道:“我早就知道的,可还是不甘心。”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是我哪里不够好吗?”

    “你很好,只是……”我突然想到赵嘉裕教我的那句话,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李凯颓然地靠在椅背上,看上去有些伤心,我不忍看到他这样,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我能知道他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

    “你和他……在一起了吗?”

    我摇了摇头。

    “算了,今天来本也是想让自己死心的,不然我总是不甘心,好像不问问你,结果可能就会不一样似的。”

    “……”

    “这回死心了,以后也不会再对你痴心妄想了。那……我们……还能做朋友吗?”他紧张的问。

    “当然,我们还是好朋友。”

    他看着我笑了笑说:“那就好……挺好的……这样挺好……”他的眼睛有些红,站起来尽量自然地说:“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到家给我发个短信。”

    “嗯。”

    “那我……就先走了。”

    他拿上手机和围巾匆匆地走了。

    李凯走后,我眼睛发直的看着对面的椅子,又看了看橱窗外喜气洋洋的装饰,以及形色匆匆的人,突然很想赵嘉裕。

    我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个消息。

    小麻雀:哥,在吗?

    对方没有回复。

    过了二十分钟,他直接把电话打过来。

    “你在哪呢?”听得出他待的地方很嘈杂。

    “在公交车站等车。”

    “等着,我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