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大狼狗与小麻雀 > 正文 15.聚会
    他问了我详细的地址就挂了电话,让我在原地等。我在站牌底下坐了大概十分钟,看见他从一辆车上下来。

    “哥。”

    “嗯。”

    司机载着我们到了一家酒店。

    “哥,我们来这干什么?”

    “梁坤他们都在这,一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晚上我们在外边吃。”

    我点了点头。

    一进包厢就被里面的叫嚷声吵的耳膜疼,赵嘉裕把我脱下来的外套接过去挂在衣架上。

    包厢里突然安静下来,盯着我们瞧。

    “我第一次看见赵嘉裕伺候别人……”

    听见有人在小声说话,我环视一圈,这里少说有十个人,可我只认识其中的梁坤。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被这么多人盯着,让我有点紧张,赵嘉裕把我拉到身侧,挨着他,我心里安定不少。

    “哎呦,这不是我的怜妹妹嘛,我们刚才还猜赵嘉裕急匆匆出去是接谁去了。快来,坐坤哥身边。”

    我冲他笑了笑,没动。

    “谁是你妹?别在这攀亲戚。”赵嘉裕带着我坐到一张椅子上。

    “是,谁妹也不是,就是你妹行了吧,小心眼。我告诉你们,这就是郑怜,赵嘉裕的妹妹。”梁坤脸色发红,看来已经喝了不少。

    桌上有用过的餐具,我犹豫着看了看他。

    赵嘉裕的手按在我肩膀上,说了一句,“之前我坐这。”

    我心里稍定,笑着看了他一眼。他又找服务员加了一把椅子坐在我旁边。

    “这就是嘉裕的妹妹啊,长得可真俊!”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看着我说。

    赵嘉裕瞥了他一眼。

    在我对面有四个女生坐在一起,看得出个子都很高,正一边小声说话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我。

    赵嘉裕给我新换了一副餐具,一边给我夹菜一边说:“别理他们,吃饭。”

    我小声答应:“哦。”

    “诶,我可听见了,赵嘉裕这小子不让妹子搭理我们,这混蛋玩艺儿,快灌他!”戴眼镜的男生笑着用手指着赵嘉裕说。

    “周涛你是不是上次吐的不痛快,今天接着喝,我让你一次性吐个够。”赵嘉裕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

    周涛瘪了瘪嘴,“快别提那次了,我他妈的到家吐了一床,把我妈气的给我扒光了晾一宿儿!”

    “哈哈……”

    “谁让你总嘴欠。”一个女生笑着说。

    上次喝酒?

    “是你喝多了那次吗?”我小声问他。

    他把一块酱牛肉放到我面前的盘子里,点点头,对我说:“吃饭。”

    “……”

    我看着满满一盘子菜,好像我就专门为吃来的。

    “赵嘉裕就你这酒量哪次喝多过?”坐我左手边的梁坤听见我说的话,眯瞪着眼问赵嘉裕。

    赵嘉裕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闭嘴,吃你的。”

    梁坤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不说话了。

    没有吗?那次他明明醉得不省人事,还是我把他扶屋里去的呢。

    他又往我的碗里加了一块鱼,我拽住他胳膊,“哥,别夹了,我吃不了这么多。”

    “你不是爱吃肉吗?”

    “……”

    “赵嘉裕,你是不是该为我们介绍介绍。”对面一个女生看着赵嘉裕说。

    “魏雨桐,你脸咋那大!”周涛端着酒杯指着魏雨桐说。

    “这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魏雨桐指着周涛跟身边的人说。

    “只怪我们太善良。”一个女生看了另一个女生一眼,两人拿着酒杯走到了周涛身边,“涛子,别光说不练,喝一个。”

    “哈哈,两美女给我敬酒,我……必须喝!”说着干了一杯。

    另一个女生紧接着就给他满上,“不能厚此薄彼,干一个。”

    周涛豪气地说:“干!”说着又干了一杯。

    两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哄得周涛连干了三瓶。

    周涛老实了。

    “还记得那次我找人堵陈瑞吗?”

    “嗯。”

    “我找的就是魏雨桐。”

    怪不得她让赵嘉裕介绍我跟她认识。

    “那的确应该去谢谢她。”

    赵嘉裕抿了抿嘴,认真的看着我说:“你谢我就行。”

    “哦,谢你。”我看着他揶揄一笑。

    他啧了一声,戳了一下我脑门,“走吧,我带你去。”

    “嗯。”

    我和赵嘉裕走过去,魏雨桐站起来:“你这尊佛终于动了,让你介绍我们认识怎么那么难?!”

    赵嘉裕跟我说:“这是咱们学校女篮的队长魏雨桐。”

    我上前一步对魏雨桐说:“学姐好,我叫郑怜。谢谢雨桐学姐上次帮我。”

    “客气了,你哥找我帮忙,我总要帮的。不过今天看到你,我倒是觉得打陈瑞打的轻了,这么乖的一个女孩她们都欺负,忒不是个东西。”

    我被她逗笑了,可以看出来来她是个开朗外向的人。

    “她们还找过你麻烦吗?”

    “没有。”

    “嗯,算她们识趣,我跟她们说了再敢往你跟前凑,凑一次打她们一次。”她身上也有那股痞痞的习气,也许是因为她的力量是用来保护别人的,所以这股气质放在她身上并不让人讨厌,反而让人喜欢。

    “怪不得在学校我都没再见过她们。”

    “哈哈……你雨桐姐说话好使!”

    “嗯!”我点点头,“我敬雨桐姐一杯。”说着我回去拿我的杯子,中途被赵嘉裕拦住,“喝什么酒,口头上谢谢就可以了,我可没让她们白帮忙。”

    “没事,就喝一杯。”

    我怕他再拦我,小跑着到魏雨桐身边,她让我坐下来,说别总站着跟敬领导似的。

    我捂着嘴笑起来,把倒满的酒杯轻轻碰一下她的杯子,“那这杯酒就谢谢雨桐姐的慷慨相助。”

    她笑着说:“客气!”

    我看着她一饮而尽,尽量也让自己一下干到底。

    她看我干了,高兴的说:“好,再来一杯。”说着就要给我满上,我的杯子先她一步被一个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走了,我一抬头,果然是赵嘉裕。

    他看着我说:“说好的一杯。”

    我瘪着嘴看他。

    “赵嘉裕你是他哥,不是他爸,你咋关这么严呢,难得我和妹子性格相投,把杯子还回来。”

    “想喝,我跟你喝。”

    “切,谁跟你喝?我又不傻。”

    “那就算了,是她不想喝,走,回去吃饭。”赵嘉裕把我拉起来,直接带着我坐回了原来的座位。

    我不好意思的看着魏雨桐笑笑。

    她笑着跟我说:“没事。”看了赵嘉裕一眼说了一句:“小心眼!”

    梁坤眯眼瞧着我两,大着舌头说:“我第一吃花现……赵嘎裕……四个妹控。”

    “啥东西?”

    梁坤傻摇晃着站起来,指着赵嘉裕说:“他四个妹控,哈哈……”

    “哈哈……妹控!”

    其他人都跟着笑起来,难得看赵嘉裕笑话,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要多夸张有多夸张。

    他们可真会瞎说,赵嘉裕怎么可能是妹控呢?!

    我不想看我哥被笑话,哪怕是开玩笑也不行,我看着赵嘉裕想让他说句话,偏偏他那张毒舌,今天歇了气。

    我偷偷推了推他,低声说:“你说啊!”

    他笑着低头挨近问我:“说什么?”

    “说你不是妹……妹控。”

    谁知他倒在椅背上,把长长的胳膊揽在我的椅背上,一手扫了扫后脑勺的头发,对他们嚣张地说:“我就是妹控,你们管得着吗?”

    我着急的看着他,他却眼角带笑,表情狂傲不羁。

    “管不着,管不着,这我们哪能管得着。”

    紧跟着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哈哈,我们管不着,怕是以后的嫂子吃飞醋,酸死你!”

    “我们怜怜以后夹中间怕是不好过,没关系,以后来找姐,姐罩着你!”魏雨桐也跟着开玩笑说。

    我却有点笑不出来,勉强牵动一下嘴角,点了点头。

    赵嘉裕看了我一眼,指着他们说:“都滚,一个个的挑拨离间。”

    “哈哈,急了!”

    “哈哈……”

    随后他们说什么我就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以后赵嘉裕会有喜欢的人,我会有嫂子。

    心里有点难受……

    他看我放下筷子,低头问我:“怎么了?”

    “没事,吃饱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累了?”

    “嗯。”今天为了准备表演,起得早,中午又没有午休,真是有点困了。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他起身给我拿衣服。

    “要不再待会?”我拉住他的袖子说。

    “没事。”他向其他人说:“你们接着吃,我们先回去了。”

    “诶,干嘛去?不说好了一会儿要去K歌吗?”

    他把衣服给我穿上,又穿好自己的,带着我出了包间,“不去了,你们玩吧。”

    我回身跟魏雨桐挥了挥手,她笑着说:“去吧。”

    赵嘉裕在前台结好账,带着我打车回家。

    “哥,以后你会给我找嫂子吗?”坐在车上,我看着车外的霓虹灯,小声问。

    一直没听到他回答,以为他没听到,也不想再问第二遍,用手指抹了抹窗户上的哈气。

    “你想有吗?”

    “什么?”我回头问。

    他看着我说:“你想有嫂子吗?”

    他把身体前倾离我很近,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没有平日的冷厉,仿佛有淡淡柔意,许是外面的灯光落进了他的眸子里。

    我有点心虚,说:“想啊,呵呵……”

    他把身体坐直,眼睛里的光没有了,又恢复了平日里面无表情的样子,转头看着车外说:“我不想。”

    “……”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想,反正我是有点后悔问了刚才的问题。

    到了家,一楼很安静,赵叔他们都睡了。我和他上楼,二楼的声控灯随着我们的脚步声亮了,走到卧室门口我突然想起那个吊坠,赶忙叫住他:“哥,你等等。”

    他回身看我,我赶紧回房间拿起桌子上的吊坠,小跑着到他身边,把吊坠送给他,“元旦快乐!”

    他看着我手里晃来晃去亮晶晶的吊坠,终于笑了,我也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这个吊坠我早就买了,只是一直没给你,今天送给你就当是元旦礼物吧。喜欢吗?”

    他从下往上慢慢的握住吊坠,最后连带着我的手尖也握住,“嗯,喜欢。”

    我惊愕地愣在那,直到他拿走吊坠,我才缓过神来,把手握成拳背到身后,低着头说:“喜欢就好,其实挺便宜的。”

    他说:“去睡吧。”

    “嗯。哥晚安。”

    “晚安。”

    我回屋靠在门上,看着自己的右手,被他握住的触觉尤在,心跳的毫无章法。

    周六我去养老院看姥姥,养老院装饰得也很喜庆,姥姥说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带他们统一观看了元旦联欢晚会,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挺热闹的。看得出她在这过得不错。我把自己表演的视频给她看,她把手机伸的老远,眯着老花眼看得模模糊糊,但也不妨碍她看得开心。看完以后又拿着手机给别人看,非要听别人一声对我的夸奖才满意的把手机拿回来。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跟别人炫耀,却也没把手机拿回来。

    她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