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全网黑后,她回乡下养老了 > 正文 第172章 我也跟你道歉,你别生气
    霍封衍那因为受伤长期密密麻麻泛疼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跳动的越剧烈,疼痛反倒减少了几分。

    许轻知见他沉默,对上他目光灼灼的视线:“风衍,我很好奇,你会给我什么样的答案。”

    尽管以前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并不像现在这般陌生,但到底是一百年没见,他想,知知与他这般生疏也是应该的。

    又或者,她在介意伤他的那一剑?

    可她该知晓的,他向来不忍心罚她。

    霍封衍抿了抿唇,湿润殷红的薄唇微张,正要开口。

    突然,一个带着白色厨师帽的人端着一个金牛样式底锅,上面的白瓷盘里盛着香菜牛肉,小心翼翼的将菜品摆在桌上,热情的跟许轻知和霍封衍介绍起来,“这是我们店里的招牌,走进联合国的特色菜品香菜牛肉,帅哥美女你们慢用啊。”

    许轻知闻着菜香味,肚子真有点饿了,看向霍封衍:“那先吃饭吧。”

    许轻知以前来这家店吃过几次,口味很好,在修仙界惦记过几回,也自己做过这些菜。

    她也不是必须吃含有灵气的菜才能下咽,像这种口味非常好的她也喜欢。

    可若是,这些原始食材换成她亲手种的,养的,那口味必然是锦上添花的。

    于是,许轻知想养一头牛。

    香菜牛肉好吃的很。

    但她刚在家里后山养了四头猪,还有一大片的山没开出来,立马说要养牛,她妈肯定不同意。

    但……

    不影响她在空间里养啊。

    那么大的地方,她不仅养黄牛,还可以养奶牛!

    上回她买了一瓶纯牛奶喝,喝起来感觉现在纯牛奶的奶味比以前的奶味淡了很多,喝完还肚子疼了,温珊珊说她这是乳糖不耐受。

    许轻知记得,以前喝过一回别人家养的奶牛产的奶,那奶加热后才能喝,她喝完就没有肚子疼。

    不过养奶牛也挺麻烦,最好还要养头公牛,因为只有怀孕的奶牛才能分泌奶。

    只是梅城这边是没人养殖奶牛的,只有黄牛,她还要想想,后头去哪儿买几头品质好的奶牛才行。

    许轻知边想边吃饭。

    霍封衍看她认真的样子,知道她在想事情,也不开口打扰她,只是把一旁的蟹黄粉丝煲用公筷拌了拌,这样吃起来才味道好一些。

    又在她吃完一碗米饭后,替她添了一碗白米饭。

    他在许家,吃的是灵气菜,时常待在灵气阵笼罩的地方,会舒服很多。突然离开,这会儿心脏一直疼,所以食欲不高,更像在旁边伺候人吃饭的。

    但他也习惯了,在修仙界,她喜欢吃什么,他都会寻来人间最好的厨子学着做,亲手做给她吃。

    她有时候心情不好,不想吃饭,他怕她饿坏了身子,便用功法哄着她必须吃些,亲手替她盛饭盛汤夹菜。

    她倚在榻上看小人书入了迷,不想吃饭,他就提着饭盒到她跟前,一口一口喂进她嘴里。

    每每这时,她总因为吃饭的事,生气骂他有病,竟然强迫她吃饭。

    霍封衍想想,除却一开始她还怕他怕到发抖的时候,后来她真要骑到他脖子上了。

    他怪想念那会儿的。

    不像这般生疏。

    好在他横渡时空,终于找到她,来日方长,不急。

    许轻知在心里想好了要养牛的事情,吃着也差不多了,一抬头就对上霍封衍的视线。

    她皱了皱眉,凶了他一句:“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舒服。”

    “好,不看了。”霍封衍垂下眼眸,将那股炙诚悸动藏于心脏最深处的底。

    语气里竟听出几分委屈。

    许轻知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确实不舒服。大抵是从那一次偷听到他亲口对别人说的话,便觉得这种眼神让她下意识有些恶心。

    但都已经过去一百年了,除了下意识的恶心这种眼神,她对他的印象只剩下了死对头和大反派,其它的……便再无其它的了。

    从湘菜馆出来,突然一个高昂的女声响起。

    “许轻知!”

    许轻知回头,就看到一对男女在他们身后,那女人看到她,立马拽着男人冲了上来。

    她兴致冲冲道:“许轻知,你还记得我吗?”

    许轻知觉得几分眼熟。

    对方立马开口介绍:“我啊,金娜啊,你初中同学。我刚看你从湘菜馆出来,我也刚好吃完出来,还有点不相信是你呢。”

    许轻知的脸色沉了沉,显然是记起对方了。

    如今的金娜一身网红打扮,割了个双眼皮,整容了,跟她记忆中的单眼皮塌鼻梁的女孩不太像。

    金娜摸出手机:“老同学,加个微信吗?我看过你演的戏,你怎么退圈了啊?其实有人骂你,是给你涨热度啊,我现在是颤音直播的主播,一千多万粉丝,挺想去演戏的,就是没资源,你认识的导演能介绍我认识认识不?对了,感觉你长高了好多啊,跟以前都不太像了。”

    许轻知淡道:“你倒是跟以前一样,脸皮一如既往的厚。”

    “你怎么说话呢?”金娜旁边的男人呛了一句。

    霍封衍正想上前,被许轻知伸手挡住了,那姿势无疑是告诉他,这点小事,她要自己解决。

    金娜抓着身边男人的手,笑的花枝乱颤的:“轻知,你该不会还记着初中那件事吧?不就是去广播站,给你点了一首“狐狸精”嘛。我跟你道歉呗,你别生气了。”

    在修仙界的养成的杀戮之气自周身溢出,许轻知强行压了下去,犯法的事还是不干了。

    她伸手甩了金娜两巴掌,说话的语调听不出任何波澜起伏,敷衍到极点:“我也跟你道歉,你别生气。”

    给一点教训,还是有必要的。

    金娜捂着脸,脸上火辣辣的疼,不敢相信过去那个自卑怯懦的许轻知竟然变得这么……

    许轻知看她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心中只觉得一阵爽快,潇洒离开。

    在修仙界待了五百多年,她都该是老僧入定一般的心态了,可是遇到初中霸凌自己的女同学,还是忍不住动手。

    她努力修炼,不是为了忍气吞声。

    那些好脾气是对自己亲近的人,对外人不必。

    至于讲道理?对这种霸凌自己的人,没有必要。

    等人走的老远了,金娜锤了旁边男人一拳,抱怨道:“你怎么回事?我被打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男人好似才缓过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没反应过来,但不妨碍他现在嘴上哄两句让她别生气,又问:“你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

    金娜看着快要消失的女人背影,挺拔自信的身姿,与初中时完全不一样。

    那会儿,金娜读初二,班上有个乡下来的女生许轻知,模样长得很漂亮,被很多男生私底下评为班花。

    甚至还有初三的男生,专门跑到教室门口,为了看她一眼。

    金娜家里有钱有势的,就看不惯她。

    尤其是,她当时喜欢班上的一个男生于洲,还跟于洲表白了。

    那许轻知对其它男生都是爱答不理的,唯独跟于洲走得近,总是拿问题目的借口去找于洲。

    金娜就觉得许轻知是故意抢她的人,跟班上一些玩得好的女生说许轻知的坏话,让大家一起孤立她。

    甚至她后来从别人那听说,于洲给许轻知表白了。

    她气昏了头。

    那会儿学校广播站是可以学生点歌的,两块钱一首,有时候谁过生日,一块玩得好的朋友就会花两块钱去广播站点一首生日快乐歌,当然点其它歌也行。

    金娜就花钱在广播站,正中午人最多的时间,为许轻知点了一首歌。

    广播员还会在里面播报:“接下来是由275班金娜送给275班的许轻知一首《狐狸精》,欢迎聆听。”

    金娜当时就在教室里,听着广播,别说全班都沸腾了,全校都沸腾了。

    她就坐在窗户那,看许轻知的笑话。

    起初许轻知还在故作淡定的拿着笔刷刷写题,直到班上越来越多人起哄的声音,她才起身逃一样出去。

    有人说,许轻知哭了。

    金娜反正看不到,因为许轻知的刘海太厚了,垂着脑袋,那眼睛就跟看不见一样。

    后来,上了高中,不在同一个学校,她也就不喜欢于洲了。

    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那会儿读书年纪小的,犯点错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