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国民法医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剧本杀
    预审专家孟成标毫不客气的撕了一只鹅腿,啃的满嘴是油,眼睛还不忘看着屏幕上被烧焦的尸体。

    他挺喜欢江远搞的这种聚会的,有吃有喝不说,太年轻的小精英警察们,因为胃里难受,基本都不怎么发言说话了,省去了很多的沟通成本。

    在孟成标这种老刑警眼里,年轻人不历练几年,是没资格说话的。就像是今天,要是看着尸体就食不下咽了,或者干脆就吐起来了,倒不能说是什么错处,但你跟着做案子,还发表言论,那不是搞笑吗?

    事实上,参与过几次命案的刑警,基本就能做到见尸体而不色变了。看着尸体配烤鹅吃的要求当然是高了一点,但若是连这个都做不到,说话难受一点,少说一点,大约也是应该的。

    孟成标不禁有些佩服江远。看看,同样是团建,人家一句话不说,就把事情做了,能表达的也都表达了,全队上下,还都各有各的满意。

    包括现在正难受的几个年轻警员,其实也挺享受这种特别的团建的--就是不好发朋友圈,这有点点的难受。

    「卷宗里的图片,大约就是这么多。「江远一张张的图片摁下来,大家都已经开始吃羊腿了。

    几名刚进门还不适应的年轻人,或许是肚子饿了,或许是看尸体看进不应期了,也开始撕着肉,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江父做的肉,还有熟悉的厨师帮忙的情况下,味道是远超一般水平的,普通的饭店,肯定是达不到该水准的。

    「再后面,是我今天拍的一些仓库现在的照片,大家也可以看一看。「江远自己拿着一串羊肉串吃着,顺便放着照片。

    今天这个团建也是他的一个尝试,此前做案件,江远还是比较独的,以自己为主的利用技能破案。

    现在有了积案专班,光是将这些警员当基本劳动力,那就有点浪费了,但具体能够怎么用,江远也不是很懂,就一起看照片吧。

    江远依然是以自己为主的方式在看照片,但其他人如果集中注意力的话,应该也能跟上他的节奏。

    至于跟不上的,那就回头自己慢慢看吧。

    放到后面是江远转圈拍摄的视频。

    视频里,四周空无一人,停车场上的车也不多。江远的最后一圈细细扫过去,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个视频,江远在车上的时候,就是认真看过的,这会儿再看,依旧没什么头绪。

    「为什么拍这个视频?「唐佳只吃了几块肉就不吃了,这会儿就专注的看投影了。

    「因为我当时开的车,被人扎破了胎。「江远等视频放完又往后摁,就出现了车后轮被扎破的照片:

    「跟柳处的情况一样?「唐佳显然是研究过江远的这些案子的。

    江远「恩」的一声,道:「也不能说是完全一样,柳处当时的车辆是跑山路的,几乎必然出事,我们走的是城市路面,很可能就是被提醒胎压不足…….

    「那也太危险了,而且,扎警察的车,这人胆子也太大了,再说,他怎么知道你会过去仓库那边的?「唐佳一连几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申耀伟重新打量了一下唐佳,道:「别说,你提的问题还挺好的。「

    江远亦是缓缓点头。这几句话里面,前面的没必要说,后面的问题,还真的是一个问题。

    他也是临时决定去仓库看一看的,并没有提前通知谁,怎么就会有人等在那里。

    要说此人一直盯着自己,或者盯着申耀国,那难度又有点高了。警察的警觉性是远超常人的,盯梢一次两次的可以,长期盯着,那就太难了。

    「仓库里有内鬼?「王传星盲猜了一句。

    「这

    可都是好几年前的命案了。一直守着仓库?「唐佳说到这里,又道:「但也可以查一遍。「

    「你和王传星去查仓库。「江远顺手就将这个线索丢了出去。再对旁边的苗利元道:「你去查查看仓库周围的监控,尤其是道路监控,那边的园区面积不小,来往的主要都是货车,总得有交通工具吧。」

    「是。」三人都应了下来。

    「那……接下来,大家畅所欲言吧,就当是玩剧本杀,「江远将遥控器丢桌面上,换了一串烤肉,一边吃一边道,「唯一的区别,也就是咱们的本子真实性比较高,还没标准答案。「

    大家都配合的笑了起来,接着就进入到了冥思苦想阶段。

    愿意来江远的命案专班的民警,要么就是有追求的,要么就是有追求的,但不管是哪种追求,都是需要通过破案来实现的。

    何况,年轻人总有自我实现的需求。

    「纵火案一向都是特别难侦破的。这个案子,当年也是费了老大的劲才走

    下去的。「孟成标不仅是预审专家,也是江远组内最老的刑警,多少知道些掌故。

    江远「恩」的一声表示赞成。老实说,纵火案,他也没有特别好的方案。

    火灾现场的勘查,是一门专门的技术,难度系数颇高。不管是在警务系统内还是消防系统内,都是比较难的,准确度也不高。

    江远按说也可以选修一下这门技术,但是,将那么高级的技能用在这方面,多少总感觉有点浪费。

    「我觉得还是从人际关系查起。」孟成标接着道:「这个案子是典型的谋人的案子,既没有盗窃财务,也没有明显的纠纷,女性死者的身份又特殊,很不好查的。」

    「这部分交给你了。「江远再次让出一条线索。

    「行吧。「孟成标爽快的应了。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发言,并且很快变成了依次发言。

    就像是剧本杀,人有点多的那种。

    投影的遥控器也时不时的被人拿起,操作着显示出几张图像来。

    江远靠着沙发,听着大家的讨论脑海中也是涌出了各种念头来。

    他还是准备从尸体开始,做这个案子。

    纵火行为,固然大大的损害了尸体的表达,但尸体能够呈现的细节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现案的法医也做的非常认真,需要说明的东西,也基本都说明白了....….

    要说有所顾虑吧,也就是江远的法医病理学仅为LV4,就相当于法医解剖这块的实力,仅仅是全国性专家的水平,远没有到予取予得的程度。

    要是有现案的尸体来解剖,江远或许还能得到更多的信息。没有的话,仅凭照片,LV4的法医病理学也要稍稍的往后落一点了。大约相当于LV3.8的样子。

    江远估计,自己得认认真真的看一天的照片,才能得出结论。LV4的法医病理学的实力,至少在山南境内是横着走的。

    太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