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kun.info
笔书网 > 骗了康熙 > 正文 第656章 风波急
    老佟家的祖坟,共有两处,一处位于抚顺,一处位于京城郊外的石景山上。

    在抚顺的祖坟,葬着佟养真和佟国瑶。

    至于石景山的佟家坟里,睡的人就多了,比如说,康熙的亲外公佟图赖,玉柱的大伯祖佟国纲。

    现在,既然佟国维已经死了,自然不可能葬去抚顺,而只能是葬入石景山的佟家祖坟。

    整个丧仪在老十二的主持,进行的有条不紊。

    美中不足的是,老十二叫来了几百个高僧,昼夜不停的念经敲木鱼,吵得玉柱不得安生。

    由于,玉柱管着正蓝旗的三旗事,正蓝旗下的参领和左领们,就都聚拢了过来。

    旗主的家里办丧事,正蓝旗的官员们自然要表现出同哀的情绪。

    于是,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把佟国维的丧事,办得既风光,又妥贴。

    佟国维死了之后,最高兴的要数李四儿了。

    李四儿,没有读过私塾,原本属于是典型的睁眼瞎。后来,跟了隆科多后,被迫识了一些字。

    若问李四儿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必定是,堂而皇之的住进老佟家的正院正房。

    以前,有佟国维做梗,李四儿自然不敢造次。

    现在,隆科多袭了一等公,成了老佟家名正言顺的家主,李四儿自然要抖一抖威风了。

    老皇帝离开的当天,李四儿就在秀云的搀扶下,缓缓的迈步进了老佟家。

    「请老太太大安。」

    「请老祖宗大安。」

    在一片阿谀奉承声中,李四儿尽管身穿一身孝服,那股子得意劲儿,只有傻子才看不出来。

    走到半道上,曹春领着小铁锤和小佳颖,在道旁相迎。

    照礼法上的规矩,李四儿仅仅是曹春的三婶母而已。

    实际上,因李四儿是玉柱生母的缘故,小铁锤就是她嫡亲的孙儿,小佳颖也是她嫡亲的孙女。

    「妾曹佳氏,拜见三婶母。」曹春规规矩矩的大拜了下去。

    小铁锤也在曹春的提示下,跪到了地上,毕恭毕敬的说:「侄孙常盛,叩见三伯祖母。」

    「侄孙女佳颖,叩见三伯祖母。」小佳颖学着曹春的样子,盈盈下拜。

    如今的李四儿,膝下不缺孙儿和孙女,早就过了异常稀罕的时候儿。

    但是,李四儿心里有数,眼前的两个小人儿,都是她的亲孙。

    「起喀吧。」李四儿摆足了公爵夫人的派头,微微一抬手,显得异常矜持。

    光天化日之下,曹春也不敢对李四儿太过亲热了,便领着儿女们起了身。

    只是,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李四儿居然冲小铁锤和小佳颖不停的招手。

    小铁锤有些犹豫,便看向了母亲。

    见曹春微微点头,小铁锤这才快步走到了李四儿的跟前,再次行了大礼。

    等小铁锤再次起身后,李四儿一把抱住了他,狠亲了几口,便小声说:「以后啊,没人的时候儿,便唤我祖母吧?」

    「啊!」秀云大惊失色,也顾不得失礼了,赶紧蹲到了李四儿的身旁,轻声细语的解释说,「额莫克,他在名分上,只能是您的侄孙,万万不可唤祖母啊。」

    秀云不愧是个明白人,若是小铁锤真的喊李四儿为祖母,好家伙,不仅八房的瓜尔佳氏要闹翻天,就连庆泰的心里,恐怕也会留下疙瘩了。

    曹春暗暗后悔莫及,她做梦也没有料到,李四儿竟然如此的不靠谱。

    消息若是走漏了出去,叫曹春的正经婆婆瓜尔佳氏知道了,天知道要闹出多大的祸事?

    李四儿看瓜尔佳氏,一直很不顺眼。

    说来也甚是有趣,隆科多和庆泰这两兄弟,感情好得蜜里调油。

    然而,瓜尔佳氏却瞧不上连事二夫的李四儿。

    李四儿这边发来的请柬,瓜尔佳氏总是找各种理由婉拒。

    以李四儿狭隘的心胸,岂能对瓜尔佳氏无怨?

    话说,瓜尔佳氏虽然家道中落,被迫嫁给庆泰做继室。但是,她却也是正经的满洲大姓旁支的出身。

    别的且不说了,单单是满洲八大姓之一的瓜尔佳氏,就足以唬住不少人了。

    李四儿被秀云提醒了之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趾高气扬的说:「怕啥?我是堂堂公爵夫人了,她还是个无爵的小妇。」

    秀云很无语,但是,却必须要把李四儿哄住了,免得闹出***烦来。

    尽管,瓜尔佳氏奈何不得李四儿,却有的是办法,让曹春和玉柱添堵。

    非常时期,秀云也顾不得太多了,她必须坚决的维护玉柱的利益。

    「来人,把现场的所有人,都记下名字。今天的事儿,若是走漏了半点风声,一体杖毙。」秀云当着李四儿的面,下达了严厉的封锁令。

    下人们也都不是傻子,他们心里很清楚,秀云绝非虚言恫吓。

    不客气的说,在这个吃人的社会里,以隆科多和玉柱的滔天权势,打死十几个卑贱的下人,并不比杀几条狗更困难。

    「你这是做甚?至于这么的大惊小怪么?」李四儿不满的瞪着秀云。

    秀云毕竟是儿媳妇,她蹲身行了礼,小声解释说:「禀额莫克,八婶母有的是手段收拾小轩玉他阿玛。」

    有些话,不必完全说透。

    但是,秀云的态度异常坚决,而且,暗示得很清楚。

    为了不让玉柱在瓜尔佳氏那里莫名其妙的吃瘪,秀云并不担心得罪了李四儿。

    说白了,只要有玉柱护着,秀云根本就不怕李四儿的刁难。

    反过来说,秀云若是不敢坚决维护玉柱的利益,男人娶她何用?

    李四儿毕竟是疼亲儿子的亲妈,涉及到了玉柱的身上,她被迫冷静了下来。

    「哼,算你说的对。」李四儿心里窝着火,又不好公然发泄到秀云的身上,索性转身走了。

    李四儿负气而去,秀云并没有跟上去找骂。

    实际上,秀云丝毫也不担心,李四儿去找玉柱告刁状。

    和玉柱成亲十几年了,儿子都生了两个,玉柱是个什么样的脾气,没人比秀云更清楚了。

    遇见了麻烦事儿,肩膀软趴趴的,没有丝毫的担当,这是花瓶小三,不是正室大妇!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秀云即使占着正室的名分,也不可能被玉柱真正的看重。

    免费阅读..com